驿道·乡情
2022-11-23 上午 11:00   来源:南粤古驿道网,采编自“梅州日报”   
分享

1

嘉应学院文学院部分师生召开座谈会探讨古驿道活化利用。

2

一辆摩托车从六角神宫(海瑞岳母墓)旁驶过。

3

梅埔古驿道上的饶公桥

4

防空洞

5

古驿道一头连着历史的沧桑,一头连着当今的城乡。图为城东书坑至潮塘的一段古道。

6

学生在石下村体验夏收。那段田埂即是一段古驿道。

7

城东朱子干烈士(1894-1931)故居

8

梅州画家在书坑至潮塘段古驿道采风、创作。

  古驿道是历史的活化石,其中既有风起云涌的历史变迁,也有芸芸众生的生存奔忙,让古道文化“活”起来,既是一种文化遗产保护方式,也是一种文化体验方式。2021年,一群徒步爱好者当起志愿者,以百岁山为起点,开发了一条全长约54公里,串联梅江区金丰村百岁山以及梅县区象山、城东镇潮塘村、佛祖高的徒步路线——户外爱好者称之为金象潮佛全民健身路径,其中的梅埔古驿道为城东镇至丙村镇段,部分路段和建筑物保存着原貌。据《梅州古驿道》(中国文史出版社,2020年)第四章“梅埔古驿道城东镇至丙村镇段”记载:梅埔古驿道石砌路由梅城途经城东的路线,起源于梅城旺巷口(即现在梅江区交通局门口)——梅子树下(即现在的梅州农校)——石下饶公桥——石子岭——神宫前;途经书坑小学门口——码头角李屋——高观音庵——汾水艾子坪水库——安步亭——余屋门口——丘屋——塔子坳,最后进入丙村镇。

  在徒步爱好者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城东镇周溪石下村石子岭河段,参观一座有500多年历史、至今仍可通行的古桥——饶公桥。据史料记载,古时由于周溪水湍急,难以跨过,给人们的出行带来诸多不便。明成化年间,由饶嵩泗建木梁屋式桥通往嘉应州城,清康熙年间两度修缮,康熙六十一年(1722)由饶文澜兄弟等人用麻石、石灰重修,原为四拱,“文化大革命”时遭到破坏,现为三拱。

  沿着古驿道往前走,已到“饭点”,嘉应学院北门外一条长为200多米的小街上人头攒动,十分热闹。这条小街约有七十间店铺,以经营食物为主,被称为“梅州的小香港”。 丰富多样的美食满足来自全国各地学子的口味,腌面、水果、螺蛳粉、关东煮等各类美食色香味俱全,吸引了不少学生入店排队购买。据了解,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石下村挖子里余姓村民就在此搭起了简易的竹篷,开起了餐饮店,并赚到了第一桶金。

  来到旗山(当地人称虎排山)参观防空洞,防空洞有两个由水泥浇筑而成的洞口,约有两米高、一米多宽。洞内长度约有100多米,洞顶呈圆拱形。洞的中道约有2米宽,两边可见到许多大小不一的“暗室”。洞的中段有一个“大厅”,约有30平方米。沿着洞内道路行走,可穿越整个防空洞,从另一端洞口走出,可俯瞰城东工业区一角。

  书坑、石下、六角神宫、纯英书室……梅埔古驿道城东镇至丙村镇段沿线还有不少古建筑物,每一个都有说不尽道不完的故事。

  “我们借助档案、方志、党史资料,以及通过徒步爱好者们一步一脚印地挖掘、活化,一点一点地拾起古驿道历史遗存的碎片,努力重现历史原貌。”档案工作者同时也是徒步爱好者、摄影爱好者的林中东说到,日前,梅州市档案馆举办了“梅州市近代以来社会发展史料展梅州记忆展”,推动古道文化走进今人的精神生活。

  如今,一条条古道正在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串联起现代的繁华与历史遗存的沧桑,成为带动沿线乡村旅游和农产业发展、农村综合环境整治的乡村振兴之道,“黄金周”(黄坑村、金丰村、周溪村)、“象佛潮”(石下村、书坑村、潮塘村),也成了乡村旅游新热点。据了解,相关方面将不断创新古道文化的“打开方式”和体验方式,通过“驿道+旅游”“驿道+体育”“驿道+农业”等方式,让古驿道与新农村在融合中焕发新的活力,成为促进全民健身、生态保护和全域旅游融合发展的重要载体,助推乡村振兴驶入“快车道”。

 

  (原文发布于“梅州日报”,南粤古驿道网采编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责任编辑:周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