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粤古驿道征文作品展示一:春暖新兴街
2018-04-17 下午 05:06   作者:陈仁凯   
分享

       编者按:由省住房城乡建设厅主办的“驿道新年”——南粤古驿道征文活动自2018年2月11日正式启动以来,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该活动旨在挖掘南粤古驿道宝贵的历史文化资源,传播南粤古驿道丰富的文化内涵,鼓励更多人走上古驿道,感受驿道历史之深邃,发掘南粤古村落之魅力,让更多人用文字去记录与古驿道相关的故事和记忆,弘扬岭南文化,树立文化自信。

       目前,大赛已进入紧张的评选阶段,我们将从投稿中挑选部分优秀作品进行展示,请各位读者积极转发支持自己喜爱的作品。

 

春暖新兴街

       伴随着浓浓的春意,在年味弥漫时节,我再次走进了新兴街。

       烟水苍茫的气息渐浓,城市尘嚣的烦恼渐远。沿着保育活化中的樟林古港,我好像走进一部重新焕发荣光的史册,在古驿道上翻阅那海风诵读过的诗行。在两棵撑天的木棉树下站定,一股悠静古朴的的韵味悄悄袭来,名闻遐迩的新兴街就出现在眼前了。

       木棉树挺拔的地方,是新兴街东南街口的闸门。斑驳的老墙涂满岁月的疤痕,在新年的阳光中沉默着。闸门石匾上“新兴街”三个行书大字,撩拨着我探寻古街生命的情思。

       这是一条由54间货栈连成的货栈街。一道铺着山石卵的街道,自西向东,牵系着两行栈房,牵系着历史,延伸成一首守望大海的绝唱。虽然樟林的其它街道也少不了货栈,特别是毗邻的仙桥街货栈更不少,但这条清一色的栈房连成的街道,在樟林是绝无仅有的。靠北的货栈面朝街路面背临港,以穿越沧桑的姿态,遥想当年撑竿敲击船弦收获丰收的故事。南侧的栈房静默地躺在阳光里,是否在回味那缥缈的橹歌,收集那古老的情节。这条尚带着些许海滨腥味的旧街,当年急剧崛起的辉煌使这里的人们无暇思考建筑的雄浑与大气。坚固与实用是他们的选择。在濒临大海多风潮的地方,这些货栈皆是两层的建筑,巨楹厚板,墙体坚实。繁忙的商务更无法容许货主把时光花在家宅与货栈往还的路上,他们得把住家安在栈房。走进保存较为完整的安平栈,从隐现的结构和格局中,认识这些集仓库、居舍、客房于一所的多功能建筑,品味200年前商埠百姓聪慧、精明、求实的生活方式,以及他们在时间的夹缝中谋求发展的生态。

       新兴街是紧紧地系在樟林古港的历史衣袂上的。十九世纪初,飘洋过海的红头船让樟林成了一个繁华的商埠。樟林“八街六社”的形成印证着海运发展所带来的商贸繁荣。在红头船的号声中出发的人们感觉到:他们的商贸空间挤迫了,要争分夺秒取金掏银必须更紧密地依傍大海。他们看中了仙桥街前面的这片海滩。相传,当时樟林一名人称“提爷”的巨贾,请来戏班做戏谢神,在海滩演了几夜大戏,看戏的人潮在松软的海滩踩出了一条坚实的路来。取周遭地下的厚厚习层,载近山信手可得的卵石,地处樟林东南一隅的一条货栈街,在很短的时间,便出现在蔚蓝的海疆。那年,正是清嘉庆初年。

       海风濒吹。新兴街是樟林古港繁华的新生,是红头船业拓展的延续。

       我踏着卵石路,端详着货栈街的栈房。临街的栈房贴上了鲜红的春联,栈房的后门设有石门和水闸,门外便是花岗石垒砌的小码头。据说,当年装载沉沉货物的红头船只能停靠外港,要用小船将货物运进内港,从这小码头搬进货栈,再从这里将外销的货物装运出去。望着这些遗存至今的小码头,遥想当年起卸货物的情景,该是何等壮观——

       海风猎猎的晴夜,南社港帆幡麇集,灯火辉煌。赤裸上身、腰缠水布、肩披垫巾的搬运工,驮着沉甸甸的货物,走过跳板,踏上这码头。水波揉碎灯影,海风掺和人声。红头船驮来了致富的希望,货栈间盛装着发家的未来,正是这种热闹的景象,托起了红头船故乡的梦想!一阵忙碌过后,账房的老先生还在昏黄的油灯下,把算盘珠子拔得“哒哒”地响。灯光掉进港底,掉落了一柱柱金黄,捞起了一缕缕财源广进的美梦。

       一间货栈,盛装着一片大海。

       新兴街中部稍稍向北弯曲,一座玲珑的“娘宫”和紧挨着的福德祠,把这条货栈街折成东西两半,一半称顶街,一半叫下街。顶街和下街像两条伸向大海的巨臂,拥抱着梦的海洋,拥抱着惊涛骇浪中的归航。“娘宫”西侧,是一个公用大码头。码头的石门水闸,以及临水的青石台阶,比起栈房的自用码头来,更是畅达、气派。   我想,这滨海市街,风潮洪水为患带来的困扰,制水必然作为人们的首要的考虑。但他们更需要这水。大大小小的码头间,一溪清波荡漾着人们对水的依赖。多少肩挎市篮过洋谋生的人走下这码头,踏上了天涯羁旅。正是这水,承载万里之舟连通五洲四海;正是这水,承载着悲欢承载着希冀与欢乐。当年的新兴街人,就是把生命溶化在水里,升腾起岁月的一度辉煌的。“娘宫”中那被香火熏得黝黑的神龛告诉人们,他们那一颗祈求海神保平安的心是多么虔诚。

       曾经有过一艘艘从红头船上驳来泰国大米和木材的小船在这里系缆,曾经有过一艘艘满载着潮汕通花、满载着红糖的船只从这里扬帆。缆绳一抖,抖动着赶海人的风采;长浆一挥,挥来了新兴街的福音,挥来了滚滚财源。

       涛声远去。

       走访新兴街,恍如走进一段飘逝的岁月。从历史中走了出来,我又回到已经脱胎换骨的今天。刹那就是永恒!虽然,岁月的尘埃掩埋它昔日的衣衫,历史的风雨霉湿了它昨天的风采,但新兴街像一位洗尽铅华的老者,以一副百年不变的筋骨,禅坐在200年前的旧地,仰望蓝天下的莲峰,追思当年与惊涛骇浪搏斗的大海。

       这是一枚历史的标本!虽然褪色,但它勾起的是人们对红头船的追忆,是古港灿烂的昨天和更美好的明天。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所刊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