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古驿道寻踪:古道隐于山 茶亭觅旧踪
2018-05-16 下午 03:11   来源:南粤古驿道网,采编自广州日报   
分享

  钻进密林拨开荒草,几块花岗岩石砖展露在眼前,拼成一条隐蔽的乡间古驿道。那光滑的表面、深入石板的车辙暗示着千百年来南来北往的脚步,驿道旁破败凋零的茶亭、日渐模糊的碑刻让人忍不住想象往昔熙攘热闹的景象。近日,广州公布了9处羊城古驿道遗存,我们寻访了其中隐蔽在乡间的两处古驿道——位于花都的百步梯,位于从化的溉洞古驿道。它们像一条条怀古思幽的时空隧道,或静静地隐藏在人迹罕至的深山峭壁中,或与古村落一起成为人迹罕至的风景区。

 

百步梯

  很多人知道花都区有一个梯面镇,却不知道它过去叫百步梯林场,因地处“百步梯”上面,故名为“梯面”。

  “百步梯”位于梯面镇民安村北侧一处幽长的山谷中,原为前人手辟的山道。清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广东巡抚李士桢派兵镇压“花山寨”而扩宽此道。道光二十年(公元1840年),县令包锦灿重修山道,自下而上铺砌花岗石共366级,长256米,望之宛似云梯,故名“百步梯”。

1

在花都百步梯,一条深深的坑道贯通了每层石阶。 

  “鸡公车”车辙印 见证车来人往

  历经抗战、水利兴修、滑坡掩埋,如今,“百步梯”遗址露出地面的花岗石阶只剩下81级了,长约160米。在文物管理人、当地村民黄炳坤的带领下,穿过一段被树木丛生、荒草没膝的陡峭山路,便见到一条由花岗岩石阶层层铺砌而成的古驿道。

  “百步梯”不是深山中的羊肠小道,石阶宽约1.8米,每一层都由两块花岗岩石材一前一后、一高一低拼接而成。从高空俯视,“百步梯”在山坡上呈“之”字形。宽阔的道路,缓和的坡道,保障了行人和手推车的畅顺通行,甚至双向通行也有足够的空间避让。花岗岩石材不易风化、坚固耐用,让石阶历经百年风雨仍平坦完好。

  让人惊讶的是,一条深深的坑道贯通了每层石阶,让石阶边缘呈现一个又一个明显的“V”形。这条坑道大大方便了当时的主要运输工具“鸡公车”车轮的顺利滚动。在古代,山间驿道路险,人背畜驮运输困难,为方便货物运输,民间多使用自制的独木轮车。一个木轮,两条扶手,一节套肩的绳索,便能载货穿州过省。因独轮像鸡公站立,行驶起来“咕咕”作响的缘故,又名“鸡公车”。乡里老一辈人认为,这条深深的坑道是鸡公车车轮经年累月碾压出来的车辙道,也有说法称这是特别加工凿成的车轮槽。

  修筑于清代 曾为南北咽喉要道

  广州市岭南建筑研究中心规划师孙海刚说,历史上的花县,曾有“省城之屏障,南北之咽喉”的称誉,向来都是军事要地。百步梯东北与从化相接壤,西北毗邻清远,崎岖狭窄,难以攀登,前人凿山通道,使之成为往昔通向清远、从化必经之道。

  据孙海刚查证,百步梯古道最早修筑于清代。清顺治四年(公元1647年),吴万雄自循州(今广东惠州)率众占据盘古峒(今广州花都梯面镇一带)聚义,号称“花山寨”,凭借险峻山岭对抗官府,此地群山因此被统称为“花山”。清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广东巡抚李士桢派兵镇压花山寨,并借此拓宽梯面山道。

  清道光二十年(公元1840年),花县县令包锦灿重修山道,从山脚至山顶,全用花岗岩条石铺砌,缀叠成级,共366级,筑成一条蜿蜒曲折的石板山道。

2

“百步梯”石阶宽约1.8米,每一层都由两块花岗岩石材拼接而成。

 

  “且歇歇”凉亭 曾悬有县令题联

  据《花县志》记载,百步梯的梯腰原建有一凉亭,供行人稍憩,亭内悬有木制横匾一块,上题“且歇歇”三字,亭柱石刻一联:“一亭俯瞰群山,吃紧关头,须要认清岔路;两脚不离大道,踏高地步,自然赶上前人”。该联为道光年间花县县令包锦灿题写,不仅描写眼前景物,且含意双关,富有哲埋,耐人寻味。百步梯的梯脚路旁有棵秋风树,包锦灿修筑百步梯时,见秋风树独异,在秋风树傍建筑石庙一座,並撰一联:“来往普沾德泽,周旋永锡秋风”。

  1938年,日军进犯花县老城区后,原以为沿着百步梯很快就能一举攻上梯面,却遭遇驻守在此的中国官兵的奋起抗击,为阻碍日军北进,官兵们曾拆去“百步梯”中段石阶以作防御工事用,让日军多次攻打仍无法得逞。

  抗战胜利后,巴拿马归侨苏彰保联合部分华侨捐资,修复拆毁梯级。1965年,因兴修水利工程和修筑盘山公路,部分石阶拆被去,只留存中段120米长约130级石梯。2008年,广州市人民政府公布其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岁月变迁,往昔车来人往的百步梯如今已隐蔽在密林间,凉亭也不复存在。

 

溉洞古道

  从化境内群山环抱,河流纵横,故形成了陆路驿道与水路驿道互补并行的格局。

  在从化区中东部的溉洞新田村高围社,一条陆地古驿道至今保留着古老的石板路、石板桥和茶亭,它沿溉洞河、傍着当地人称为百足山的山腰而建,被称为“溉洞驿道”(亦称“溉峒驿道”)。

3

溉洞古道

  古道隐于山 最险要处曾“跌死马”

  广州市岭南建筑研究中心规划师孙海刚说,溉洞古道修筑于元末,后被毁掉。清初,溉洞(现新田村和龙新村合称)的乡民自发重修古道,长约4公里,最宽处2米。

  古道入口前,有一座由9块花岗岩石板拼砌而成的18米三孔石梁平桥。如今石桥下没有河水,只有农田。经过石桥从新田村出发,竹林掩翠、宽阔平缓的石板路犹存。为方便摩托车出行,附近果农在一段石板路上铺了薄薄一层水泥,透过水泥依稀能见到当年从溉洞河中采来不规则的褐色和黄色石块。

  走过果园后,古驿道忽然收窄、往密林延伸,变成沿山势蜿蜒前行的黄土路段。因为人迹罕至,这段古道在密林间似有似无,寻访者需要拨开比人高的野草仔细辨认前行,尽管不陡峭,但时刻都要注意左侧山崖。

  “这里最窄的地方只有一米,相传古时有一位当地人,衣锦还乡时骑马从古道经过,马在最险要之处突然受惊,导致人马齐齐坠崖,所以该处便有了‘跌死马’之称。”苏桂东说。

  偏僻远安亭 竟绘有“广九铁路图”

  苏桂东说,“溉洞”地处山窝中,四面环山。公路建成前,溉洞古道是当时从化新田村、石南村、石海村与外界往来的唯一通道。

  55岁的苏桂东记得自己七八岁时,背着竹筒做的小水壶,跟奶奶走这条古驿道到街口探亲。“那时走的人很多,有的人用扁担挑着番薯、冬瓜‘趁墟’,有的人背着个褡裢带织制品去卖,回程时边走边摘山崖上野生的蕨菜嫩枝,回到家还能当菜炒。”

  步行20多分钟至溉洞古驿道中段,一座被杂草掩埋、破败凋零的茶亭出现眼前,被青苔染绿的白墙上还能看到三个字——“远安亭”。孙海刚说,这座茶亭始建于明朝初年,由当地乡绅关龙飞组织乡民修筑而成。茶亭在清代曾遭毁坏,清咸丰七年(公元1857年)重建,其面阔三间,总宽约12米,进深两间,约6米,占地约72平方米,左边两间设有石椅歇脚,右边一间有灶台可煮茶。屋顶铺素瓦,亭前设有砖砌拱门廊。

        在茶亭前廊拱门两侧,绘有当地文人苏展雄、陈国隆撰写的一副对联:“远水有情留雅客,安身无意会良朋”,暗含“远安”之意。在茶亭墙上有一幅画着火车的国画风格的壁画:“广九铁路图”。光绪十四年(公元1888年),九龙工商界人士提议筹建广九铁路。宣统三年(1911年),广九铁路(华段)广州-深圳段建成。“广九铁路图”落款乙丑年(1925年),在这样偏僻的山间茶亭,竟有人关心当时最先进的交通工具并作画记录,实在让人感慨。

 

        (原文刊登于广州日报, 南粤古驿道网采编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