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粤古驿道-银信-李氏-李维亮寄李氏-李礽润-1948年6月16日-古巴寄台山银信
2017-10-14 上午 10:42   来源:中国南粤古驿道网   

                                                   这信作于1948年6月16日,6月18日由古巴甘孖伟埠李维亮寄台山李礽润。此书信为李云宽代笔信。

                                       原信尺寸:215mm×250mm                                                                                    红条封尺寸:70mm×145mm


这信1948年6月18日由古巴甘孖伟埠李维亮航空挂号寄——6月28日广州——6月30日台山——西宁市启华行金铺——7月6日交温边村李礽润,银信寄递全程18日。此信封是李维亮的笔迹。

                                                                                                             原封尺寸:165mm×95mm 

   【原文】

       礽润胞兄、焕麟贤侄二位均鉴:

       启者前接来音,概经领悉。但胞兄内云贤侄求学费用不足,示知资助,弟观今祖国境况到处零乱,总而言之,现并付红毛国家银行美金通行赤纸壹张,该美金艮(银)壹百大元,祈查照收,交佢任由志向所取。今时不比往,世界新潮流之进化,环球各国竞争之思想,乃系青年之要感为重。各人居外平安,在家勿容过虑。如经收到银两,即速回音,及列明二叔家人如何,未曾说及毓元生死何在,又兼列明长叔家人国份寄居何方,系能知通音地点写明寄来俾各人知之,将来定必有方可也。专此顺候

      财安!

                                                                                                                                                                                                                          弟维亮字

                                                                                                                                                                                               中华民国卅七年六月十六日

       ⑴红毛国家银行:加拿大国家银行。

       ⑵通行赤纸:又称昃纸、赤纸、通天赤等。

       ⑶要感为重:感到责任重大。

       ⑷二叔:指维亮的二叔父云宽。

       ⑸毓元:是云宽之子,战争期间死亡。

       ⑹长叔:指维亮的长叔云宾。

       ⑺俾:给。

       ⑻有方可也:有方向可查。表示今后可以通信的意思。

      【家书解读】

       抗战胜利后,人们期盼已久的和平终于到来,可是好景不长。1946年6月23日,蒋介石30万大军围攻中原解放区,点燃了全面进攻的战火。接着又对华北、华东、晋绥、东北等地进攻。8月2日,派飞机轰炸延安。“世界上一个最大的帝国主义竭力支持着世界上一个最大的卖国集团,发动了世界上最大的反革命内战”终于爆发了,中华民族又一次卷入战争的泥坑。国共内战爆发,国内通货膨胀加速,货币迅速贬值,形成了恶性循环,腐败的国民政府束手无策,通货膨胀犹如脱缰之马而任其所之,民不聊生。经济上的不稳定导致政治上和社会道德上的崩溃,这种现象在五邑侨乡尤其突出。抗战胜利后,五邑银信邮路恢复正常,大量的侨汇如洪水一样从外国涌入侨乡,迅速把侨乡人民战争的痛苦冲褪了,骄侈浪费、享受之风死灰复燃,社会各种危机埋伏于社会经济病态之下,加上社会的不安,金融的动荡,那些雄厚的侨资,便无法合理地投向生产的用途,从而变成游资,像洪水一样充斥于侨乡社会。据1948年7月广州《再生》月刊记者邓崇楷到四邑各地调查后,详细记录了当时四邑侨乡在侨汇泛滥下的社会腐败现象:

       一、一面是炒黑市一面是开烟赌。巨额的侨汇,既无法投向合理的生产用途,以目前的实际情势,非投向炒黑市,便集中开烟赌。而黄金外币公开买卖,更形活跃,金饰业和银号风起云涌的设立进来,规模之大,不亚于沪、穗,最多的可以直接与香港、广州、南洋、美国通汇,小计一下,新昌、荻海、长沙、赤坎、台城、几处已达百余家,尤以江门、三埠、台城为三大黑市场。我们随便在马路上跑跑,总可以看见“承办汇兑,金银找换”的无数大招牌,在钱庄内可以看出交接金钞的紧张,成条的黄金,成叠的港纸、旗纸,一麻包一麻包的国币,就在里面旋转不绝,据最可靠的统计,全四邑的私行直接汇入的侨汇,以及兑入的金仄(美元、旅行支票、通天金单)平均每日约有国币五百亿左右(每日折港币107.1429万元,按这个数字推算全年可达3.91亿元)。正因为充沛的侨资变成了膨胀的洪流,在社会横冲直撞的时候,许多不事生产,不求上进的堕落分子,终日混身于赌场。在一年来,特别是今春以后,烟赌更盛,许多乡村,都借迎神赛会的机会,或借筹募自治经费,教育经费的名义,不惜重资礼聘省港名班演戏为招徕,大开烟局、赌局。最近计有开平的水口连演几次猛班,台山水步亦是如此,公益也演过了,新昌附近的三社乡,开平波罗三江、鼠山等乡,无不演戏兼开赌。台山的洞口刚演完,新昌又继续开演,每处演完戏以后,有关的,当捞的“水头”十足,一进一支,动轧几十亿。原来以“酧神演戏”为幌子,戏场的周围都搭满了赌棚。

          ⑴朱德:《中国人民是怎样击败了美帝国主义武装的蒋介石反动派》,《人民日报》1951年7月1日。

          ⑵旗纸:美钞。


                                                               编著者藏品:1948年3月经西宁市宝华行银号接驳的侨批,单笔汇额达港币1万元。

       二、侨汇流入,赌博以美金、黄金、珠宝为赌注。记者最近曾亲赴开平作实地观光,果能证实此前传说并非过份,据一个老归侨描述进行中番摊的紧张镜头,说所有的赌注汇集时“确见豪光四射”,他说以黄金宝钻作场面的交易已成“寻常”注码。参加所谓娱乐的人客于赌兴勃发时,一次港纸三两千元挟着百元面额的美钞亦不惜尽情一掷,在场的幕后人语:水步最旺的一天,全场“抽水”总数曾打破七亿元(港币一万五千)的最高纪录,平时每日平均亦在二亿元以上,这比“东方蒙地卡罗”还要热闹的赌风,确为四邑一大奇迹。这些演戏聚赌的事件,既经过“官方证实”以后,赌风“尚未消戢”,刻下还有许多密锣紧鼓,听候“省港猛班”拉箱,一面广纳“貔貅”,准备发动其夏季攻势。一个阔别卄年的老归侨,看到家乡大行其道的“炒风”和“赌风”,喟然长叹曰“这是败家的妖孽!政府曾不想到拯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中吗”? 

       从上面的调查可知,当时四邑侨汇出路只有两条:一是炒黑市,二是开烟赌。这种腐败的社会现象在侨乡泛滥,政府无人监管,可以肯定,这些事业的主人是地方政府做后台老板的。正如台山民谣一样:“银仔白,金仔黄,唔好阿哥花清光,卖田拆屋唔够使,爷娘痛哭嫂投塘”。不少华侨叹道:“不怕子弟牛头裤,最怕子弟挞坏鞋”!民国后期,侨乡社会种种腐败现象,海外华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们无不忧心忡忡,然而又无能为力,只有通过银信,表达他们忧国忧民的情怀。

        ⑴邓崇楷:《四邑侨汇到哪里去?》,广州,1948年8月《再生》月刊第三期。

       这封银信二公寄了100美元回家,作为父亲读书的费用,信中语重心长地教育侄子,当今世界新潮流滚滚,世界各国竞争非常激烈,作为战后新时代的中国青年,要感到责任重大,要择善而从,立定志向,努力学习科学知识,为振兴中华而奋斗。信中嘱咐收到银信后要迅速回信,将云宽、云宾的家人情况及住址写清楚。


                                                                                         1948年7月李焕麟在敬修中学读书时的学生照。

       正是:极目神州实可悲,烽烟四起紊乱时,纵使胸怀安邦略,远隔重洋莫及施。


                                                                                   编著者藏品:1947年信孚金铺在侨刊上代办银信业务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