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园艺学家黄昌贤教授及其成就(中):坪石众先师小记(30)
2020-10-09 下午 02:15   作者: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赵慧芝   
分享

  按语(吴永彬撰写):

  我们在研究华南教育历史先师们的求学历程时,发现有很多位老师是学成回归母校任教的,但这位先师更是特别,他年轻时分别受教于国立中山大学和私立岭南大学,出国留学取得巨大成就后,又在我国的抗战时代,毅然回国,回归两所母校任教,他就是有“无籽西瓜之父”之称的黄昌贤教授(1910-1994年)。

  下文转载自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赵慧芝《著名园艺学家黄昌贤教授及其成就》(《中国科技史料》第11卷,1990年第1期)。

 

  著名园艺学家黄昌贤教授及其成就(上):坪石众先师小记(30)

 

  辛勤耕耘 成就卓著

  黄昌贤教授潜心园艺科学,涉足较广,特別在植物激素的应用研究、热带亚热带果树研究和开发方面,成就尤为突出。

  1.最先在世界上成功地培育出无籽西瓜

  1938年,黄昌贤刚刚二十八岁,尚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就以应用植物激素首次成功地培育出无籽西瓜而轰动美欧生物学界,登入了园艺科学的殿堂。当时,美国的许多报刊[1]纷纷以“中国人育成无籽西瓜”、“无籽西瓜由年青华人育成”等为题,刊登了黄昌贤的事迹和照片(图1),誉他为“无籽西瓜之父”,“无籽西瓜大师”。因为这一杰出成就,他被选为美国科学促进会(F.A.A.A.S.)荣誉会员、美国色马赛科学委员会[美国科学荣誉学会(Sigma Xi)]会员,并获得金钥匙奖。美国科学促进会将应用植物激素育成无籽西瓜列为1938年世界生物学成就之一。

1

图1:美国报导黃昌贤育成无籽西瓜的部分报刊。 左为《基督教科学箴言报》(1939年);右为《科学新闻》(1940年3月4日)。

2

图为黄昌贤与无籽西瓜。(图片来源于网络)

  1936年,美国密执安大学植物生理学教授贾斯塔佛逊(F. G.Gusfafson)博士,利用人工合成的激素做实验,第一次使番茄、茄子、西葫芦、辣椒和一些观赏植物获得了单性结果的无籽果实,证明应用植物激素能使子房不经受精作用就 自然发育成无核果实。但在西瓜、南瓜方面未获成功[2]。当时正在美国留学的黄昌贤受到贾氏论文的启发,以其科学的思维,敏锐地意识到植物激素产生无籽果实,将会使植物生理学发生具有重大意义的突破,对植物花果发育生理理论的发展和植物果实的优化将会有深远影响,在生产应用上也很有发展前景。于是,他充分利用美国图书馆的丰富资料,全面系统地研究了三十年代初期一些植物生理学家利用化学药剂在植物扦插繁殖上的应用技术[3],还特別同从事植物激素研究并获得多种植物插条生根的专家占摩门博士联 系,根据占氏的经验,釆用扦插生根最有效的激素——荼乙酸(NAA)和吲哚乙酸(IAA)对西瓜进行试验。他夜以继日地学习、研究、实践,有时竟因过度辛劳而伏睡在实验台上。 经过多次的反复试验,终于在1938年培育成功大小正常、品质优良的无籽西瓜。在该年的美国园艺学会年会上,黄昌贤报吿了这一成果[4],阐述了培育的方法,提出用化学药剂——秋水仙碱()处理普通西瓜的植株,可促使其染色体倍增诱发,产生四倍体植株。再釆用荼乙酸混合其他激素涂抹花的柱头,便能获得果形大小正常、完全无籽的西瓜。他用这种激素处理的黄瓜、辣椒等,经考斯诸专家鉴定,认为所结无籽果实也都比贾氏的好。这一成就,引起了国际园艺界的高度重视。

  黄昌贤把无籽西瓜培育成功的事告诉贾斯塔佛逊教授,这位教授按黄昌贤的方法进行重复培育试验,当他看到结出的西瓜里仍有些种壳似的“种子”时,竟将西瓜扔进垃圾桶里,并轻蔑地讽刺说黄昌贤欺骗了他。当黄昌贤说明那是一些未受孕的无胚种壳后,贾斯塔佛逊立即从垃圾桶里捡回“种子”检査,不得不承认这位年青的中国人的试验是成功的。后来他们结成了莫逆之交,贾斯塔佛逊教授在所著“天然的与人工的单性结实”综合研究论文里介绍和引用了黄昌贤的研究成果[5]。考斯教授曾在黄昌贤的纪念册上题词:“祝贺你在果实发育上的成功。”贾氏则题:“愿你在今后研究中,获得更多的单性结实的果子。”[6]至今,每当黄昌贤教授谈起这件事,他总是激动地说:“那个时候,旧中国科学落后,被人瞧不起,我们争的就是这口气。”[7]

  此后,黄昌贤在这一领域里继续拓展和深化自己的研究,又取得了许多新的成果,如继无籽西瓜之后,又培育出无籽的黄瓜、辣椒、南瓜、甜瓜、胡瓜、番茄、茄子、草莓、枇杷、葡萄、无花果[8]等。发表了一系列论文,如“植物激素育成无核西瓜、黄瓜、辣椒的研究”[9]“植物激素使园艺作物产生刺激性单性结实续编”[10]、“一些柑桔品种与授粉的关系”[11]、“化学药剂促使一些园艺作物特別是西瓜的刺激性单性结实”[12]、“植物生长素与农业”[13]等,对园艺科学的理论发展和促进园艺生产作出了重要贡献,获得了学术界和园艺生产部门的高度评价。

  2.对热带亚热带果树研究和开发

  对我国热带亚热带果树研究和资源开发,也是黄昌贤执著追求和酷爱的事业。我国是世界上八个果树原产中心里最重要的一个中心,是栽培果树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世界上比较重要的果树约有300多种,中国几乎都有,且半数以上原产地在热带亚热带地区。解放初期,在我国制定的十二年科学发展远景规划中,就把发掘我国栽培植物资源,特別是热带亚热带的植物资源,列为首要的和急待进行的工作之一。黄昌贤教授视此为己任,他认为:“系统地有计划地进行我国果树资源的调查、整理和利用,是实现农业现代化的一个基本任务。充分利用我国果树资源不只是对我国,也是对人类的一大贡献,”[14]对“传统经验应进行科学的分析和提高,找出它的理论依据,……应用现代的基础科学和科学手段来研究果树生产,……是对我们炎黄子孙的挑战,我们有责任奋起直追,赶上世界先进水平。”[15]为了加速对我国热带亚热带果树资源的挖掘和利用,几十年来,他做了很多工作。

  (1)对热带亚热帯果树资源调査和研究黄昌贤教授认为研究果树科学,发展果树生产,首先要了解果树资源及其特点。他经常深入实际,调查研究,搜集有关资料。早在解放前,他兼任台湾农业试验场凤山热带园艺支所所长和凤梨公司顾问时,就先后到台北、台中、台南、士林、嘉义、新竹、屛东等地进行调查研究,了解当地热带亚热带果树资源和生产情况,尤其是了解近五十多年来从国外引入的果树栽培情况及成败的经验。并引种一些优良果树,如玫瑰茄、番木瓜、佛灵夏橙、刘金光橙等,以便总结经验,为将来开发和建设海南宝岛作参考。解放以后,他更意气风发,不仅走遍广东全省(见下文),而且足迹遍布华南各个地区和其他许多省的山川平原。1987年夏天,他已年逾古稀,且身患冠心病、高血压、肠胃病等疾病,还坚持和美籍华裔食品工业专家阮荣博士一道,不远万里,到新疆考察和指导水果生产(图2)。

3

图2:黄昌贤教授同阮荣博士(中)在新疆考察(1987年)。

4

图为黄昌贤教授同阮荣博士在新疆考察(1987年)。(图片来源于网络)

  他同世界园艺界的许多学者一直保持密切的联系,曾先后与美国、英国、波兰、日本、苏联、澳大利亚、阿尔巴尼亚、埃及、新西兰等国以及外籍华裔学者进行学术交流、切磋技艺,了解各国果树资源及其研究和生产情况,来拓宽自己的视野。

  黄昌贤教授还十分重视对国内外果树栽培历史的考查,使之更好地为现实生产服务。他经常研读《南方草木状》、《岭南杂记》、《桂海虞衡志》、《植物名实图考》等古籍和国外园艺史文献,弄清楚了数百种果树的原产地、在国际间互相引种传播的历史以及生产现状。他认为不少原产我国的果树,是具有发展前途的优良品种,如先后传入美州的三十多种原产华南的热带亚热带果树,像柑桔、荔枝、龙眼、柿、枇杷、枣、杨桃、桃、中国李、猕猴桃等,在其国民经带中已起着重要作用,美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甜橙生产国,占世界总产量的35%,葡萄柚则占85%,他指出:“这种楚材晋用的情況应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16]

5

图为黄昌贤教授与柑橘专家王浩真进行座谈。(图片来源于网络)

  由于黄昌贤教授勤于调查研究,因此,他积累和掌握了相当丰富的古今中外有关果树生产的资料,为进一步研究和开发利用奠定了基础。他的一些调查研究的成果,如“华南果树名录”[17]、“华南果树资源及其利用问题”[18]、“适于华南栽种和有发展前途的澳洲坚果”[19],“华南原产果树在新大陆开花结果"[20]、“国外热带亚热带果树文献介绍"[21]等,受到了国内外园艺界的重视。

  (2)整理华南果树资源 黄昌贤教授认为在调查的基础上,对果树资源进行全面整理研究,是挖掘和利用自然资源的必要手段。而整理果树资源是一项大的研究工程,需要长时间通力协作才能完成。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他和他的同事对多种果树进行了整理。例如,菠萝是我国主要外销鲜果之一,但华南栽培的菠萝品种,良劣不一,其命名又混杂重复,这对了解我国菠萝资源、对其销售和加工都带来不少困难。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在他的主持指导下,华南农学院和华南农业科学研究所合作,在广州市石牌建立了菠萝品种园,又从广东、广西、福建、云南等地征集了22个所谓的菠萝品种品系,进行集中栽培,观察研究。通过五年(1954年-1958年)的系统对比观察和理化分析等手段,确定这些品种,大部分是同物异名,概括起来,仅有四个类型,5-6个品种。并搞清楚了这些品种的概况、形态、分类、抗性、栽培管理法,果实的化学成分、营养、医疗和经济价值等,得出了最有发展前途和值得推广的品种,从而达到了能合理利用的目的。他在“华南菠萝品种资源”[22]、“简介国内外菠萝品种和果树资源整理问题”[23]等论文中阐述了这方面的研究成果。

  (3)对多种果树进行试验研究 黄昌贤教授一贯强调发展果树生产,科研工作必须走在前头。他身体力行,几十年如一日,对多种果树如柑桔、澳洲坚果、番荔枝、番木瓜、树葡萄、芒果、西番莲、荔枝、黄皮等进行多方面试验研究。抗日战争期间和解放前夕,他曾几度担任柑桔试验场主任,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仍积极从事柑桔的育种栽培、病虫害防治和贮藏运输等研究工作。尤其是在柑桔品种与授粉关系、人工授粉试验研究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24]。

  在无籽西瓜育成之后,他又将植物激素试用于热带亚热带果树的繁殖上,也成功地培育出多种无籽果实。例如1951-1956年,他用各种植物激素作了番木瓜的刺激性单性结果试验,并同各种授粉结果试验比较,证明了植物激素均能使番木瓜结出大小正常、品质良好的无核果,这对雌雄异株的果树繁殖有一定的实际价值。他的研究论文“番木瓜的单性结果和单性结籽问题”[25],以及其他的一些研究成果,如“菠萝人工控制开花结果期试验"[26]、“番荔枝属果树的植物学及其栽培"[27]、“植物激素在热带亚热带果树繁殖上的应用"[28]、《植物激素•结实》[29]等,其中有些是具有拓荒性或是创造性的研究。

  (4)引种和抢救优良珍稀果树 为了更好地组织力量全面深入地研究热带亚热带果树,黄昌贤教授于七十年代末期就酝酿筹划成立专门的研究机构。经过几年的努力,在华南农学院和农牧渔业部的支持下,于1982年终于成立了热带亚热带果树研究室,建立了占地近五十亩的优良果树标本园,并迅速领导全室成员开展对果树资源的搜集、整理、引种、培育等研究工作。

6

图为黄昌贤教授(前左一)指导研究生阅读文献。(图片来源于网络)

  为了丰富和发展华南的园艺产品,他千方百计地从美国、秘鲁、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菲律宾等国和四川、浙江等省,先后引进有发展前途的热带亚热带优良果树百余种,其中主要的有坚果、番荔枝类、番石榴、奇异果、番木瓜、芒果、费约果、西番莲、油梨、树葡萄、大花假虎刺以及无核柚、苹溪、文旦柚、四季柚等。还抢救了濒临绝迹的洞冠梨、胭脂脚柚、桑麻柚等。并且将引种成功的优良果树加速繁殖,再移植到其它地方试种推广或示范性栽种。其中多数已开花结果,如从澳大利亚引入的番荔枝杂交种中的“非洲骄傲”品种,在东莞市虎门农科站试种成功,所结果实得到专家们的赞赏。

  3.为“水果王国”果品四季飘香尽心竭力

  黄昌贤教授强调果树科学是一门应用科学,科研的目的是为了生产。长期以来,他的研究工作始终和广东省的水果生产实际紧密结合,满腔热忱地配合有关部门,为发展广东的园艺事业,尽心竭力,献计献策,以实现自己的宏伟目标——“让‘水果王国’的果品四季飘香!”[30]

  1964年至七十年代后期,他领导广东省农业科学院果树研究室,积极从事发展广东果树业的研究工作。他经常深入生产第一线,曾先后到汕头、兴梅、湛江、茂名、海南、阳山、 郁南、新兴、龙门、新丰、佛山、韶关、连县、澄海等水果生产基地考察研究,极力主张“充分利用广东热带亚热帯气候特点发展水果事业”[31]。他指出,广东省有可供食用的野生、半野生果树400余种,可作经济栽培的亦有40多种。除现在的四大水果(柑桔、香蕉、苹果、梨)外,芒果、番荔枝、番木瓜、油梨、杨桃、人参果、树菠萝、黄皮、腰果等以及番石油柑子等特殊水果[32]。均适宜在广东生长,应该积极加以发展。对富有发展潜力、举世闻名的沙田柚;广东特产荔枝、龙眼、枇杷、西番莲等高营养且有医疗价值的果树;一些淡季成熟和适于外销的水果;可做粮、油、糖、蛋白质用的果树等,均应大力研究、培育和推广生产,以实现水果品种多样化,使广东一年四季都有鲜果供人食用。

  他特別重视挖掘和抢救广东的优稀果树。1933年1月8日,在广东省委召开的部分科学家座谈会上,他激动地说:“目前在国际市场上称雄的甜橙、夏橙就是从广东引去的。原产于广东的水果被国外引种,后来居上。而我们的水果种类和品种却越来越少,不少珍稀品种,如胭脂柚、洞冠梨、桑麻柚、无核黄皮等,现在已濒于绝迹,这样,“我们又怎能对得起老祖宗和子孙后代呢?[33]”他语重心长地发言,博得与会者的称赞,引起了当时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的重视。第二天《羊城晚报》头版头条以“一位老科学家的肺腑之言”作了专题报道。他一再吿诫人们,广东的优稀果树有不少品种日渐退化,若不及早抢救,绝灭之灾,已不是危言耸听之事。如洞冠梨,肉质洁白、甘香清甜,是我国独有的世界珍稀果品,已近绝迹,近年在阳山县发现尚有幸存,他在欣喜的同时,大声疾呼,着力抢救。他领导的热带亚热带果树研究室,同广东许多农科站、水果生产基地,建立了科研协作关系,共同引种推广、发掘抢救不少优良珍稀果树。例如,二百多年前从国外引进广东的番荔枝,多零星种植,唯有地处山区的澄海县北联村有近二百亩的种植面积栽培管理较好。多年来他经常去视察指导,并亲自引种推广,如今已在深圳、珠海、白云山农场等地扎根,开花结果。

  黄昌贤教授就如何恢复广东“水果王国”的地位,曾多次向广东省领导机关上书,陈述发展水果生产的意义,提出具体建议,披肝沥胆,倾诉肺腑之言。他还釆取各种方式,利用一切机会,报吿国内外水果生产动态,介绍其研究的新成就,使之运用于生产实践。他每次参加省市有关会议,袋里总装着大大小小的水果和水果照片,逢会必宣,以期引起重视。凡请他讲学、鉴定水果或解决生产中的疑难问题,他总是有求必应,不辞劳苦,尽心尽意。就发展广东水果生产问题,他发表了多篇论文,提出了许多富有建设性的意见。如“充分利用热带亚热带气候特点发展我省果树生产”[34]、“广东果树资源与品种区划问题”[35]、“广东果树事业和果树研究急需要解决的一些问题”[36]、“对发展广东水果生产的几点意见”[37]等,都受到政府和园艺界的重视,发挥了积极的影响和作用。

 

  (未完待续……)

 

  参考文献与注释:

  [1] 如美国的《华文报》(1938年11月20日)、《门罗晓报》(1939年1月12日),《棉因州报》(1940年7月4日), 《美国科学》(90 :2347,1939年12月22日)等,中国的《科学》、《科学画报》等。

  [2] 陈俊愉译:“人工造成的无籽瓜果”(据黄昌贤三篇英文原著编译),《农林新报》,第10-12期合刊,第18-26 页,1941年。

  [3] 三十年代初期,美国才开始研究植物嗷素,当时只有哈佛大学、加州理工大学、芝加哥大学和贝•汤姆生植物研究所有人从事这项研究.

  [4] Wong Cheong Yin (黄昌贤),Induced Parthenocarpy of Watermelon, Cucumber and Pepper by the Use of Growth Promoting Substances, Amer. Soc. Hort. Scie Proc. , vol.30, pp,632—636, 1938.

  [5]F. G. Gustafosn, Parthenocarpy Natural and Artificial, Bot. Rev., vol. 8, P.599, 1942。

  [6] 见黄昌贤教授保存的纪念册。

  [7] 史扬:“园艺大师——黄昌贤教授”,《广东史志》,1988年第1期。

  [8] 同[2];又黄昌贤:“瓜果里的‘点金术’”,《农村科学实验》,1980年第5期。

  [9] 同[4]。

  [10] 同[4](续编),vol.37, PP. 158—160, 1940年。

  [11] Wong Cheong Yin(黄昌贤), The Influence of Pollination on Seed Development in Certain Varieties of Citrus, Amer. Soc. Hort. Sci. Proc., vol.37, PP.161-164, 1939。

  [12] 载《密执安州立大学博士论文集》,1940年;又美国《植物学报》(Botanical Lyagette), vol. 103, PP.64—86,1941年。

  [13] 见《岭南农刊》,第3卷第1期,第52—54页,1942年。

  [14] 黄昌贤:“华南原产果树在新大陆开花结果”,《学术交流》第7期,广东科学技术协会,1979年1月10日;又见《农史研究》,1980年第一辑,第157—172页。

  [15] 黄昌贤:“‘园林之母’——果树科学”,《选准目标立志成材》(下),第4—6页,1971年。

  [16] 甜橙和葡萄柚都引自我国华南,见[14]。

  [17] 华南农学院第三次科学讨论会论文,1957年。又《全国园艺科学讨论会资料》,1958年。

  [18] 1958年在全国园艺科学工作会议上的报吿。

  [19] 1979年在中国园艺学会广东分会年会上的报吿。

  [20] 同[14]。

  [21] 《华南农学院热带亚热带果树研究室报告》(第一号),1983年。

  [22] 《中国果树》, 1959年第3期,第16—21页。

  [23] 1966年4月在全国第一次菠萝科学研究会议上的发言,收入《华南农学院园艺系资料》。

  [24] 参见[11];又黄昌贤:“新会柑桔与雪柑人工授粉初步试验简报”,《华南农学院第一次科学讨论会论文汇刊》,1955年第78—83页。

  [25] 《植物生理学通讯》,1957年第2期,第61-65页。

  [26] 《园艺通报》,第1卷第1期,第35-42页,1957年3月。

  [27] 《园艺通报》,第2卷第1期,第4-8页,1958年3月。

  [28] 《园艺译丛》,1964年第5期,第1—19页。

  [29] 罗士韦主编:《植物激素》,上海科技出版社,1963年,第1-49页为黄昌贤撰写。

  [30] 广东省地处亚热带地区,水果资源丰富,历史上有“水果王国”之称,但近百年来,由于种种原因,其品种有所减少。见许金丹、方棣华:“让‘水果王国’四季飘香——访著名果树专家黄昌贤教授”,《南方日报》,1984年2月21日。

  [31] 黄昌贤1973年1月23日在广东省水果生产会议上的发言。

  [32] 番石榴中维生素C含量较甜橙高30-100倍,可制汁或制粉,也可作高级饮料;油柑子可降低人的胆固醇,可治糖尿病,并且在加工后也不降低医疗价值,都是有发展前途的水果。

  [33] 刘婉珍、王华基:“一位老科学家的肺腑之言”,《羊城晚报》,1983年1月9日。

  [34] 《果树通讯》(广东),1974年第3期,第2-9页。

  [35] 《热带作物科技》,1981年第3期,第20-25页。

  [36] 《广东政协》,1979年第3期,第31-34页。

  [37] 《农村研究》,1984年第5期,第25-28页。

 

  注:本文在撰写过程中,承黄昌贤教授提供许多珍贵史料,梁家勉数授、吕平教授给予支持,提出了宝贵意见,在此一并致谢。

 

  (本文由吴永彬推荐并提供相关资料,南粤古驿道网综合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责任编辑:江家敏 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