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往中央苏区经汕头史实考证
2020-10-24 下午 10:57   作者:陈植枫   
分享

  本文发表于《潮汕党史》2000年第2期。

 

  邓小平同志是否到过汕头?这是党史工作者,也是汕头人民所关注的一个问题。经过若干年来对史料的发掘、研究,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就是:邓小平同志在30年代初曾经过汕头到达中央苏区瑞金。现将有关史实作如下考证:

1

图为红色交通线示意图。

  

  一、关于邓小平来汕的史实

  中共中央于30年代初期,开辟一条由上海-香港-汕头-大埔-青溪-永定进入苏区的秘密地下交通线,后被誉为“红色交通线”。曾经安全地护送200多名领导干部进入中央苏区,其中有周恩来、叶剑英、项英、任弼时、何叔衡、刘伯承、肖劲光、李富春、李克农、聂荣臻、张爱萍、林伯渠、董必武、谢觉哉、李六如、王观澜、杨尚昆、陆定一、伍修权、王首道、瞿秋白等。而对于邓小平当时是否有经过这条交通线进入中央苏区,不少人持怀疑态度,有人还给予否定。据1963年10月,原工农武装交通站主任李沛群同志在回忆文章《在中央交通局工作》一文中,提到“1931年至1933年,经过这条线入苏区的先后有:......邓小平......等同志。”原大埔交通中站主任卢伟良同志的回忆文章《在大埔交通站时期》(载广东《梅江文艺》1980年第2期),也曾提到:“从1930年到1932年春后护送了几百名同志。记得名字的有:周恩来、叶剑英、邓小平夫妇......”李沛群与卢伟良由于工作需要,经常往返上海,与中央领导层有较多的接触。因而,一般是不会弄错的。特别是李沛群,曾在中央外交科担任交通工作,中央外交科归中央秘书处管、当时邓小平任秘书长。也就是说,是在邓小平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李沛群的回忆文章中,谈到邓小平时,还曾深情地说:“这给我的印象是:邓小平同志的原则性很强。那时,邓小平同志才二十三、四岁。”虽然,有老同志的回忆资料,但由于没有历史资料可作佐证,以及一些其他的原因,故还不能断定邓小平同志曾经过这条交通线。

2

图为青年时代的邓小平。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史料被发现。毛毛著的《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的出版,使这个一直悬而未决的问题明朗化。一是原始文件证明,邓小平曾经过这条交通线。1931年9月22日香港交通大站给中央交通局的信(总字三十一号),内容是汇报香港交通大站近期工作情况,及上报7月20日至9月22日护送往中央苏区人员的名单。名单的第一个名字便是“小平夫妇”。该文件载《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1928- 1932)乙种本》,原件存中央档案馆。这证明了,邓小平同志是经过这条交通线前往中央苏区的。二是《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证明了邓小平同志曾到过汕头。毛毛为撰写《我的父亲邓小平》,访问过许多革命先辈,参考了大量的文献资料,该书还经过中央文献研究室李琦和力平的审定。所以,书中的叙述是比较真实可靠的。毛毛(即萧榕)在书中写道:“1931年7月中旬,父亲和阿金两人由上海上船,到广东汕头上岸,找到了交通站,即由交通站派一广东同志带路,径直北上,经广东边界大埔,顺利地进入福建的永定,这里已经进人中央苏区的地界。”这一段话,虽尚有错漏,但证实了邓小平同志曾到过汕头市。

3

图为《我的父亲邓小平》。

 

  二、邓小平经汕头往中央苏区的时间

  据李沛群在《关于中共中央交通局从上海到闽西苏区的交通路线情况》一文中回忆:“从上海到汕头(包括上海经香港到汕头)、大埔青溪进入闽西苏区到江西苏区中央局的同志我记得有:......邓小平、金维映......(以上是1931年5月至1931年底)。”即是说邓小平夫妇是在1931年9月22日香港交通大站给中央交通局的信,在最近送去人名表中,“名”一栏中填写“小平夫妇”;“抵港期”一栏中填写“7月20日”;“由港出发”一栏中填写“7月24日”。非常明确的表明:邓小平、金维映两人由上海上船,于1931年7月20日到达香港,7月24日乘船往汕头。当时,从香港驶往汕头的轮船,一般是在下午3时启航,翌日8时抵达汕头码头,途中大约需17个小时左右。卢伟良同志于1931年春,曾护送叶剑英同志,从香港乘船经汕头到中央苏区。他在《护送叶剑英同志到苏区》一文中是这样叙述的:“离开香港那一天......我们是中午一时许上船的,叶道英同志(笔者注:叶剑英的弟弟)送我们到岸边码头,他直等到下午3时,待我们的船启航后才依依不舍地回去......第二天早上8时许,船到了汕头。”由此,可以断定邓小平夫妇在交通员的带领下,于1931年7月25日抵达汕头市。

1

图为邓小平与金维映。

 

  三、邓小平经汕头往中央苏区所走的路线

  据饶卫华(原香港交通大站负责人)、李沛群等同志的回忆,当时进入中央苏区有若干条线路,但都时不时遭受敌人的破坏,汕头—大埔—苏区是唯一保持顺畅的交通线。李沛群同志在回忆录《关于中共中央交通局从上海到闽西苏区的交通路线情况》中写到:“间接的是上海、香港、汕头、潮安、大埔、青溪。前者较少用,......后者经常用。”“李沛群同志在谈及为何经常使用上海—香港—汕头—潮安—大埔—青溪这条交通线时说:“大多数都是从上海经香港到汕头,而不是从上海直接到汕头,这样绕个弯比较安全,可以说是从南洋或外国回来的。”还有,1931年7月前后,从上海到中央苏区的几位同志都是走这条路线的,如伍修权和陆定一同志。伍修权1983年12月8日给汕头地委党史资料征集小组的复函中写道:“我于1931年7月经过汕头市时,......我当时是由上海经香港到汕头的,后乘潮汕铁路得火车到福建大埔(笔者注:应是乘潮汕铁路得火车到潮安,再乘电船到广东大埔。)由此地进人闽西革命根据地。”陆定一比邓小平慢二天,即1931年7月27日抵达汕头。根据是,1931年9月22日香港交通大站给中央交通局的信,在最近送去人名表中写明,陆定一是1931年7月23日到达香港,7月26日离开香港往汕头的。在陈清泉、宋广渭著的《陆定一传》一书中,是这样描述陆定一同志经汕头到中央苏区的经过:“在香港住了几天,陆定一由交通员带领,乘船到了汕头。在汕头没有停下来,又转乘小轮船沿韩江北上,到了大埔。......交通员走进一家店铺去,这里大概是一个秘密交通站,一会儿他就出来了,又带着陆定一连夜赶路。第二天,经过一座大山,.....过来这座大山,就到达了福建永定县的虎岗,这是张鼎丞、邓子恢创建的根据地,闽西苏维埃政府的所在地。”这段描述虽然较为简单,漏了很多环节,但可以看出,陆定一同志进入中央苏区,走的正是上海—香港—汕头—潮安—大埔—青溪—永定这条交通线。从当时的环境,以及伍修权、陆定一等人走过的路线来推断,邓小平同志也是由这条秘密交通线进人中央苏区瑞金的。

 

  (以上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由阿瑞推荐并提供相关资料,南粤古驿道网综合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责任编辑:熊灿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