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岭群山的粤赣湘边纵队——来自延安红色电波的指引
2018-01-12 下午 08:24   来源:阿瑞   

国家公园1

  在东江纵队驰骋南粤大地进行艰苦抗日的过程中,华南粤北地区一直是主要的战场之一。1944年7月15日,中央来电充分肯定东江纵队的战绩,将华南抗日定义为三大敌后之一。毫无疑问,为了发挥自身优势,与武装悬殊的敌军作战,东江纵队一直利用岭南特有的地形地势进行游击战,东江地区、粤北山区的连绵群山中,条条古道是游击队灵活和机动的特殊通道。在抗日战争结束后,中国共产党以最大的诚意与国民党进行谈判,要求解决内战。而要达到迫使国民党作战,前提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事力量需要生存,而国民党却千方百计想扼杀。

 

  1.挺进粤北五岭地区

  中共中央正确审视时势,及时发电指导东江纵队向北移动,抓住国民党布防的不足,指示东江纵队迅速进入小北江和粤湘交界的山区,建立粤湘赣边区。在大部队北上进入解放军的主力部队的,留守在粤北和惠阳东江地区的留守部队,成立了粤湘赣纵队,无形红色电波继续指引东江纵队有形的行进。当中央在1944年11月致电林平同志要求“你们经办一大的训练军事政治与地方工作干部的学校,短的几星期,长的三四月毕业,分批集训,主要向广西方向派遣”(引自中央档案馆收藏的发林平同志电文)。东江纵队此时不仅着眼于惠阳地区,还影响广西。

 

  1945年7月15日,中共中央来电东江纵队建立五岭基地的工作报告,来电部分内容抄录如下:

 

  广东区党委:

  (一)军委估计了整个战区抗战发展形势,对于华南局势认为,要经过一段长期复杂的艰苦斗争过程,才能获得胜利。没有时局的预见,没有未雨绸缪的及时准备工作,将会遭受到许多困难,甚至严重的挫折与失败。

  (二)华南问题的关键在于你们能够在一年内(绝不可错过此种时机)建立起真正有群众基础的粤北湘南赣南山区根据地,以准备在一年之后英美将军占领广州及平原地区之后,我军能有山地依靠,将华南斗争坚持下去,使你们日益发展着的主力军获得回旋机动的群众条件、地理条件,以此为将来之依靠。如果这一次任务不能完成,那你们在一年后就将遇到失败。

  (三)我们曾电告你们今后发展的主导方向是向粤北赣南湘南的五岭山区建立湘粤干桂边(以五岭为中心),根据地迎接八路军南下部队,合力创造华南新阵地,配合华北华中我军进行对日反攻作战,并于日寇消灭后能够及时对付国民专必然发动的内战。

  (余略,上述中央电报所指的“五岭”是越城岭、都庞岭、骑田岭、荫诸岭和大庾岭,引自中央档案馆馆藏文献。)

 

  中央军委在来电中高度关注“北江支队”进入到英德地区的情况,要求专政军领导人必须有强的能力。同时,告知王震、王道道同志率领的部队从湘北开始南向与东江纵队会合,告知电台密码,徐江东江纵队与王震、王道道南下部队取得联系。

  8月18日,再发电广东区党委,同时也转发至王震部队知晓,此时电文告知王震主力部队3千人到达湘潭街山间,电文非常明确地提出“你们应立即加强北江及小北江各部之兵力及领导,并请东江纵队派出一有力支队,由一个得力同志率领附电台,于半月至一个月内到达湘粤边宜章乐昌地区,准备与二王回合,开创湘粤边根据地。(三)现到广宁、四会间并向怀集、连山、阳山地区挺进之珠江纵队主力,与你们有无电台联络,领导人是谁,兵力多少,该地区敌顽分布情况,均望即告。”(引自中央档案馆馆藏文献)来电强调小北江的换制最为关键,要求东江纵队一切要依靠自己,“志自力更生,依靠人民,独立奋斗,发扬创造力。您对不要依赖外援,即王震部亦是配合作用。”(引自中央档案馆馆藏文献)

1

图为中央发电给广东区党委的电报稿复印件,图稿藏于中央档案馆。

 

  2.艰难的1946年

  1945年8月,东江纵队部分队员在王作尧、杨康华带领下进入粤北,但王震部队已经北上。东江纵队孤军奋战,苦战于帽子峰、九连山和梅岭,在粤北五岭粤湘赣群山中坚持至1946年6月,坚决执行中央指令发展粤北根据地,为解放战争打下基础。从1946年1月30日中央来电曾生中,表述中央对东江纵队困境的理解并要坚持现在的阵地,用来电的原话是“你们的处境异常艰难而严重”。真正的挑战还在后面,1946年6月30日为执行中共中央的和平民主方针,东江纵队二千四百名队员,在宝安沙鱼涌乘美国船北撤,7月9日安全抵达烟台。林平1946年讲道:“为着换取广东及全国的和平民主,东江纵队就是本着这个方针撤退的。”[1]在接下来三年的战斗中,国民党在各村庄设置哨卡,在山边布下埋伏,东江纵队原地保留的地分队伍面对的局面更艰巨。方方同志、林平同志在1947年致中央的电文分析东江纵队北撤存在的问题时总结道,“留下坚持的部队和干部没有具体研究,对坚持的任务中没有明确留下武装,地下组织交代与接收手续不清。复员的处理与照顾均不够。”[2]

  在2000多名东江纵队为国内和平,告别故乡北撤部队出发时,也是1946年刚离开国民党监狱的叶挺将军在4月8日不幸遇难。叶挺在1942年狱中所写的《囚歌》现在仍竖立于东江边的故居中:

  为人进出的们紧锁着,为狗爬走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我渴望自由,但我深深地知道,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来!我希望有一天,地下的烈火,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2

图为惠阳叶挺同志故居叶挺将军纪念园镌刻的《囚歌》。

 

  3.大革命时期,广东革命根据地到粤赣湘边区委员会司令部

  东江特委在1927年由张善铭(1900—1928)和彭湃(1889—1929)领导,开创了东江革命根据地和海陆丰革命根据地,东江革命斗争的产生一直是中国共产党引领下的进行的。

3

图为上世纪20年代中国革命根据地分布图 ,广东有东江革命根据地和海陆丰革命根据地,作者翻拍于井冈山革命历史博物馆。

  在海丰苏维埃诞生地院落中,竖立着令人热血沸腾的石碑,是彭湃临终中写下遗书用石刻表现方式长存于世,摘录如下:


冠生暨家中老少:

  我等此次被白害,已是无法挽救,张、梦、孟坚持自己原则,采取游击战方式都公开承认,并尽力扩大宣传。他们底下的丘及同狱人,大表同情。尤是丘等听我们话之后竟大叹气而捶胸者。我们在此精神很好。不要因为革命牺牲而伤心。望保重身体为要。余人还坚持不认。揆安

 

  此则遗言写于1929年8月30日,文中“冠生”是当时担任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的化名。彭湃同志在另给妻子许冰个别简短的信中写到,“从此永别,......万望保重!余言不尽!”

 

4

图为彭湃、杨殷临终前联名写信给周恩来(冠生),其中提到:“兄弟们不要因为弟等牺牲而伤心,望保重身体为要。”

图为海丰红宫旧址纪念馆中竖立的彭湃临终中写下的遗书石刻。

  东江纵队留守于五岭、东江等地的队员为基础,在林平同志、黄松江同志和梁威林同志带领下,从1947年1月至1950年2月中,壮大至3.8万人。(引自2009年7月4日东江时报)1948年12月成立中共粤赣湘边区委员会司令部和东江纵队一支队司令部,会址设于惠东镇安土敦圩黄沙小学和大布村鹞子岭忠义堂,统率东江各个支队、北江支队,指挥战斗解放了江南、九连、江北、连平、和平、新丰、五岭多方城镇,南粤五岭迎来新中国的霞光。令人扼腕的是,南粤优秀儿女彭湃同志、叶挺同志没有等到胜利的今天,但他们的精神、信仰的力量永存大地。

  今天,从南粤第一峰鸟瞰五岭,郁郁葱葱美境长存,山上的广东松挺拔,漫山遍野的悬铃叶苎麻茎根枝赤红,因为南粤英雄儿女曾经用鲜血染红这片群山和古道,还有不老的雨水。

5

图为从南粤第一峰山顶鸟瞰五岭的景色,前景植物为悬铃叶苎麻,山坡上树木是广东松。

 

  感谢程伟文女士、张方秋先生帮助本人辩认植物。

 

  注释:

  [1]广东省档案馆编:《广东党组织重要文件选编》,中册,1024页。

  [2]广东省档案馆编:《广东党组织重要文件选编》,下册,1133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所刊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