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州古道探勘手记之一:老马踏雪识古道
2018-02-03 下午 06:27   来源:连州古道踏勘组   

  2018年1月28日至30日,广东省城乡规划院连州古道踏勘组(以下简称“踏勘组”)在马向明总工程师的带领下,再次来到连州,对连州东西两翼古驿道重点线路进行二次踏勘,拜访了连州市政协常委、清远市政协委员、文史学者、连州市刘禹锡纪念馆馆长曹春生老师,邀请了连州资深户外爱好者老谢。虽然阴雨交加,气温更是低至0度以下,但在连州住建局和当地村民的带领下,我们不但有幸欣赏到雪天古道的壮美景象,更通过曹老师和老谢提供的信息,发现了一条保存非常完好的古道——七里塝古道,可以说是收获满满!这第一篇手记,就让大家在老马的带领下,去领略雪中连州古道的魅力吧!

连州1

图为连州古道踏勘组(左三为老马、右三为老谢)

  28日一大早,踏勘组便从广州出发,驱车4个多小时到达连州西部,连州西翼丰阳-东陂古道古村落众多,古道将古村串联,形成的一条如诗画般的古村民居线路。 

2

图为连州古道西翼丰阳-东陂古道线路示意图(来源:作者自绘)

  我们踏勘的第一站是位于西岸镇的冲口古村,村庄始建于宋初,村内有“双桂”“达河”“崇德”“启明”四个小村,现在村庄内还保留有双桂坊、进士亭、崇德坊、西华献瑞门楼、达巷里门楼、陈氏宗祠等古老的房屋,它们就是冲口村近千年文化底韵的载体和承传者。一进村便可见一座高大的门楼,门楼上悬挂着一块写着“崇德坊”的匾额,崇德坊建于清代,保存得十分完整。这是人们为居住在这里的一位有着高明医术和高尚医德的医生——清代同治年间的陈廷佐而建的。不远处便是另一座门楼“双桂坊”,这块匾额记载了冲口古村在北宋皇祐五年双桂坊陈铨、陈铸兄弟二人同登进士第的荣耀。继续前行便可见冲口村的一大景观“进士亭”,“进士亭”是一座木瓦结构的建筑,重檐歇山顶,16柱穿斗式梁架结构。亭高5.2米,占地面积63平方米,建于清代乾隆四十八年(公元1783年),亭内栋梁上还写有“大清乾隆四十八岁次癸卯季秋十八日建”的题款。老马对村庄的文化与格局赞叹不已,不断地告诉我们要向古人学习。 

3

图为冲口村崇德坊门楼(来源:作者自摄)

4

图为冲口村双桂坊门楼(来源:作者自摄)

5

图为冲口村进士亭(来源:作者自摄)

6

左图为冲口村内巷道;右图为冲口村内老屋(来源:作者自摄)

  我们踏勘的第二站是位于西岸镇的石兰寨,村后有一石山叫岳荣岭,相传这就是当年岳飞到连州剿灭盗匪曹成安营扎寨的地方,因此才把这座山称为岳荣岭。石兰寨的房屋依靠着岳荣岭建设,村子呈弯月形,由东向西长约1.5公里,最宽处约五百米。全村共有四座门楼,每一座门楼的门额上都镶嵌着青石匾额,悬挂着木制牌匾。这些匾额既记载着石兰寨居民的来源,也向后人彰显他们先祖的荣耀。一进村便可见一个大广场,一个池塘,还有新修的石板桥和“积元首著”门楼,据资料显示原本“积元首著” 的石匾额上还悬挂着一块清代古匾,木匾四周以双龙戏珠的图案装饰,匾上写着“咸丰九年、旨赏顶戴蓝翎、六品即补把总黄国俊恭承”。进入村内,巷道全是青石板铺筑,在雨后显得格外安静质朴。继续前行便可见另一座门楼“兰桂里”,建筑样式与上一座门楼一致,据说在“兰桂里”石匾额的上方也悬挂着一块长方形的木制古匾,匾上书着“进士”两个大字。这块“进士匾”是石兰寨杜氏族人杜坤在清代嘉庆丁丑年(公元1817年)科会试中,中了第二百二十名进士而立的。老谢也是一位古村爱好者,他和老马像孩子一般兴奋,对村庄的规划布局赞叹不已,不论是建筑天际线还是巷道的空间处理都非常美,反倒是现今新建的一些石桥、建筑、栏杆等破坏了原本的建筑风貌,让我们甚是痛心呢。

7

图为石兰寨“积元首著”门楼(来源:作者自摄)

8

图为石兰寨村内巷道(来源:作者自摄)

9

 图为石兰寨“兰桂里”门楼(来源:作者自摄)

  踏勘的第三站位于东陂镇前江铺村,清顺治元年,有村民在此开店铺得名。有一条小溪从村中穿过,村的头尾有两座古桥,这两座古桥见证了前江浦当年作为通衢大道上商铺的热闹与繁华。漫步其中,不禁有种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继续前行便见到最引人注目的一座碉楼。碉楼高约十米,共三层,外墙设有枪眼和瞭望窗,由大门进,是一条通往门楼和村中的古巷;碉楼左、右两侧连着古宅几座,门外是一个用青石板铺就的广场。村里的古建筑多为清代建筑,保存完好。座座古宅重檐飞翘,条条古巷青石板铺就。回头看整个村庄,青山为底,建筑屋檐错落有致,俨然一副佳画,只是村口不知怎么建了一个文化墙,硬生生的把这好景致挡掉了大半,老马告诫我们,在规划设计中,一定要因地制宜,切忌生搬硬套,破坏原有的风貌。沿着巷道直行,我们看到一条黄土路,边上还有被撬起来搁置的青石板,随行的老谢很痛心,好在当地已经停止了新的工程。继续向前便可见村头的大榕古树和池塘,蜿蜒的石板路一路走向村庄的农田,便难觅踪迹。

10

图为踏勘组在“兰桂里”门楼合照(来源:作者自摄)

11

图为前江铺新建景墙(来源:作者自摄)

12

图为前江铺小溪与古桥(来源:作者自摄)

13

图为前江铺碉楼(来源:作者自摄)

14

图为前江铺巷道(来源:作者自摄)

补:青石板

图为前江铺土路与被撬起的青石板(来源:作者自摄)

16

图为前江铺大榕树与池塘(来源:作者自摄)

  我们踏勘的第四站是丰阳镇丰阳古村,丰阳古村始建于南唐末年,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丰阳全村姓吴,祖始吴敬元是南唐末年的征南元帅。丰阳古村现在还遗存着丰富的宋代人文景观和完好的明、清建筑。一入村就是村庄的入口南门楼,重檐飞翘,气势恢宏,门楣石匾上“南极生辉”四个大字流畅潇洒。进入村内,巷道的全部是鹅卵石铺筑,铺装样式也多种多样,甚为精致,丰富多彩具有别样的韵味,两条鹅卵石铺砌的古街长1公里有余,两旁店铺林立,见证了明清时期古村的繁荣。继续前行便可见丰溪古庙,古庙始建于北宋末年,为二进四合院式布局,是典型的宋代建筑,古庙前的千年古榕和古戏台更是古韵盎然。沿着广场前行便见到了规模最大、最有气势的西门楼,西门楼始建于康熙57年,重修于嘉庆25年,虽经数百年风雨侵蚀,威势丝毫不减当年。

17

图为丰阳村南门楼(来源:作者自摄)

18

图为丰阳村内巷道(来源:作者自摄)

19

图为丰阳村丰溪古庙(来源:作者自摄)

20

图为丰阳村丰溪古庙前古榕树(来源:作者自摄)

21

图为丰阳村西门楼(来源:作者自摄)

22

图为踏勘组在丰阳古村(来源:作者自摄)

  28日,踏勘的最后一站是东陂镇东陂古村。东陂石板古街建于明末清初,已有400多年历史,全长近2公里,分为三段,现称东风街、跃进街、胜利街。青石板铺成路面,鹅卵石砌成路肩。一公里多长的街道两旁是林立的店铺。路面的青石板已被岁月磨得光滑光滑的。明末清初以来,东陂成了粤湘桂边地商品集散地,湘南、贺州一带的土特产,由挑夫沿官道肩挑到东陂镇石板古街西溪码头,装船湟川运抵广州,而广州一带的食盐、海味、洋纱、煤油等杂货亦通过水路运至东陂镇上,再由挑夫挑到湘南桂东。那时候,西溪船只日夜往来、帆影不绝。行走古街,恍惚间好像演绎一段段传奇的故事。[1] 那时候古街西侧便是连江,现新建了堤坝,已不复当面的壮观,沿河的古码头已经被现在的水泥台阶所取代。 

23

图为东陂古街,其中部分石板为仿古新建(来源:作者自摄)

24

图为东陂古码头与新建河堤(来源:作者自摄)

  在傍晚微弱的光线中,我们结束了当天的踏勘,每一座古村都是我们窥见历史的窗户,每一间古宅,都遗留着历史的故事,老马说:“如何将这些资源整合起来,用古驿道讲出古村的故事,用古村来讲述这些尘封的历史文化,是我们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同时位于东陂的连州地下河也是我们可以倚借的重要资源,跟古村、古驿道一起打造二日或者三日游的路线也未尝不可。”

  29日一大早,风更加猛烈,气温也更加寒冷,但为了避开封路导致的拥堵,踏勘组还是决定尽早出发。然而,天有不测,在奔赴黎水古村的路上,得知道路已因结冰封闭,无奈只好在老谢的带领下,改线至白牛桥村。

25

图为第一次踏勘时的连州白牛桥村白牛桥,海上丝绸之路的陆路转接点(来源:作者自摄)

26

图为连州古道西翼秦汉古道线路示意图(来源:作者自绘)

  据曹老师的研究,连州境内的东翼古道,自湖南宜章、临武至白牛桥都以陆路为主,而军事辎重或货物到白牛桥村可转换水路,一路南下,直至番禺(今广州)。如果真是如此,这座看似普通的桥梁,或许可以称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转换点![2]

  白牛桥村是现存南天门古道的最南端,自此直到南天门所在的顺泉古村,古道基本是完好且连续的,我们的行程也从这里开始。天气虽然寒冷,但想到即将看到南粤第一古道,着实还是值得期待。从白牛桥村北上,古道是穿过田野间的,以大块青石板为主,每一块宽约0.8米,间有白色条纹。古道两侧多为农田,偶有被破坏的痕迹,但总体较为完整,局部区域石板为泥土所覆盖,小段石板缺失,现为泥土。

27

图为老马仔细拍摄古驿道(来源:作者自摄)

  冬日的田野上,寒风凛冽,行走于其中偶然回头,会感慨于苍茫原野的景观是如此美丽,虽已枯黄的杂草早有一人多高,映衬着青石板路,仿佛能够回忆起当年商贾和战马经过的样子。

28

图为村后的古道遗存(来源:作者自摄)

  继续前行,会发现随着温度的降低和海拔的升高,冰雪的踪影已若隐若现,偶然间出现的一抹绿意,为古道增添了些许生机。在南天门山脚下,发现由于村庄建设,村内部分青石板已被搬开破坏,不禁连叹可惜可惜。

29

图为白牛桥村后古道(来源:作者自摄)

  踏上南天门古道,坡度陡然增加,攀登的难度也有加大,景色自然也是再上一个台阶,特别是能够看到冰挂,就别提有多兴奋了!

30

图为老马发现冰挂景观惊喜不已(来源:作者自摄)

  山路上的南天门古道与山脚下不同,石材更加厚重,路宽约3米,石板开凿有防滑槽,正是应对冰雪天气的得力武器。

31

图为南天门古道(来源:作者自摄)

  行至半山腰,得一凉亭,名曰“怀清亭”,古建筑保存完好,形态优美,亭四周地势也相对平坦,回头遥望,可俯视苍茫田野,想必在晴朗的时日里,定能够望得更远,不会迷失了方向。自古登高可远眺之处,必是景观精妙之所在,这也激发了老马的设计灵感,特别提出:一是可在距离茶亭不远处的平坦地面修以木质平台,以架空的手法避免原有植被被破坏遮挡,同时木材质又不会显得突兀;二是在平台上可以标识的形式讲述南天门上发生的故事,使游人每到一处必有惊喜,一路走来回味无穷;三是充分利用植被,对现存管道进行遮挡,公共厕所等设施亦可修于山坡背面加以遮挡。

32

左图为古道旁边的管道,用于山下居民用水,建议移位或利用植被遮挡;右图为怀清亭,亭边有温热泉水(来源:作者自摄)

  行至山腰,由于天冷路滑,已用去大约1小时的光景,地面的雪也更多了,古道两侧山峦迭起,寒风瑟瑟,颇有一番味道。在南天门前一段的古道已几被白雪覆盖,等真的登上南天门,白雪映衬下的古村,显得极为静谧和安详,美得还是出人意料!

33

图为南天门古道广荫亭以南段(来源:作者自摄)

34

图为南天门广荫亭南面(来源:作者自摄)

35

图为南天门广荫亭内部构造(来源:作者自摄)

36

图为顺泉古村和广荫亭北面(来源:作者自摄)

  南天门所在为顺泉古村,村民多来源于湖南一带,历史上古道两侧均为客栈,古屋面街一侧为铺面形式,方便于生意往来。据说,上世纪三十年代时,两侧的青石条凳上坐满了客商和挑夫,好不热闹!时至今日,顺泉村早已无往日的繁盛,唯留下这条古道向世人展现当年的辉煌。

  这两天的调研就这样紧张充实地度过了,雪中古道的美景让我们及时在回程的车上都赞叹不已,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日后的调研我们还会有更精彩的发现,就让我们等待下一篇再慢慢讲述吧……

 

  【调研感悟】

  连州古道可以说是特色鲜明,东翼古道历史悠久,保存完整连续,景色以田野风光为主;西翼古街以村中街巷为主,是历史上重要的商贸通道,古村特色鲜明。本次古驿道活化利用正是一个契机,在尊重历史的同时,结合户外运动和旅游爱好者的需求,依托古村、连州地下河、东陂腊味、丰阳牛肉干等地方特色资源,可形成特色文化线路,其中对古道和古建的修复要慎之又慎,保持历史风貌,因地制宜布置观景点和标识牌,通过丰富的历史故事,让游人不但放松身心,更是回味无穷……

  最后,文中对古道、古村的描述有借鉴曹老师等前辈们的考察记录和观点,户外运动爱好者老谢也全程为我们提供了帮助,在此一并感谢!

37

图为顺泉古村和村中古驿道(来源:作者自摄)

 

  注释:

  [1] 黄志超《夜探东陂古街》发表于南方日报。

  [2] 曹春生《海上丝路中岭南重要文化地理坐标》2016年11月30日发表于南方日报。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所刊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责任编辑:江家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