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驿道论丛Ⅺ:天露山上驿道来
2018-04-11 上午 09:38   作者:南粤古驿道网 彭野   
分享

       新兴,旧称新州,在古代是个十分重要的交通枢纽,水陆路交通发达,多条古陆路与新兴江连网,构成了“八州通衢”(广州及古高凉的潘州、辩州、罗州、春州、勤州、恩州、高州)的格局。说到新兴的古驿道,那就绕不过天露山上的古驿道了。

       一、承天上甘露,开三界八方之门

       天露山,北临新兴,南邻开平,是云浮市新兴县境内最高山。西端与云雾山脉交汇于新兴天堂。北向集成、船岗、簕竹延伸,与云雾山脉东北支脉交汇于簕竹。此山高插云汉,形势巍峨、终年翠绿,云雾缭绕,若承天上甘露而生,故称天露山,高山流水汇成天露水与六祖惠能故居卢溪水汇合流入新兴江。天露山主峰位于新兴里洞与开平交界,民国《新兴县志》称其“群山矗立,直耸云表”。

01

天露山(图片来源自网络)

       这若承天上甘露的天露山,自古便是新兴境内的交通要脉,是新兴、开平、恩平三界通衢之地,也是历代官宦商旅、迁客骚人、贩夫走卒往来于粤西南路,直至更远的雷州、海南等地的重要通道。

       这古道,有着丰富的人文故事,也从侧面佐证了天露山古驿道的通衢之用。天露山古驿道又称“东坡驿道”。苏东坡晚年被贬至海南时溯西江而上,船行数百里到梧州,然后南转,从雷州半岛渡海。苏东坡要从陆路往梧州要翻过天露山西行,他从开平大沙河上岸,从古驿道直上天露山,来到新兴的境内,在接马坳处下山,涉溪流,过重峦,经田排村、洛洞再过风门坳。

       明万历二十年(公元1592年),著名的戏曲家汤显祖,被贬徐闻后得以返回老家时,走的就是这条驿道。他途中留宿莲塘驿,受到驿承的盛情接待,倍感安慰,是夜作《南恩道中》诗:“……入门问小吏,知是莲塘驿。……惟余千里心,闲房眷幽客。”莲塘驿是宋嘉祐年间建成一条从南至北、起于阳江经恩平、新兴止于肇庆的驿道,全长约100公里,经过新兴的那一段,则是天露山上的古驿道了。

       明嘉靖年间进土,官至工部尚书兼右都御史的水利专家潘季驯(今浙江吴兴人),一次巡视广东路过这里,夜宿独鹤驿,触景生情,诗兴大作并即席挥毫作诗。诗云:“独鹤去何处?庭空独自闲。檐飞千涧水,门垒万重山。久断云中唳,长疑月不还。不知令威子,千载到人间。”独鹤驿,因处于天露山北部的独鹤山脚下而得名,遗址位于现在的恩平、开平、新兴交界处的大沙镇大沙水库中。

2

天露山洛洞古驿道

       新兴天露山上的古驿道、驿站,已经成为一个个节点,始终是通往海南、南恩州、粤西南路等地和通往端州、广州及通达京城最重要的陆路通道,成为了官府文书南来北往的主要通道,是岭南“南道”的主要交通枢纽与往来南粤古驿道网上“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徐闻港”的关键节点。

       二、斗转星移,山上驿道杜鹃开

       随着岁月的变迁以及交通方式的改变,天露山上的古驿道也早已失去了通衢的功能了,但依托天露山其险、奇、润、美的地理及自然景观、丰富的人文资源,借助全域旅游的方式,千年古道重新“活”过来。

3

车行其中如入云端

       从新兴县城前往天露山,首先得先过一段长达十余公里的“九曲十八弯”,因其地形原因,雾气在山间聚集弥漫,车行其中如入云端。沿途依稀可见残缺崩败的泥土墙,或是古代驿道旁的村落所在。到达天露山脚,特色“梅溪小镇”便映入眼帘。天露山上的梅溪小镇集生态、娱乐、人文景观、养生等于一体,小镇内的洛洞古驿道仍可通行至天露山顶。天露山并不是单独的山,而是一座延绵的群山,海拔在500-999米的山峰共有66座,非常适合徒步、登山、骑行、水上运动等户外运动。

4

梅溪小镇

       目前,天露山打造的旅游品牌已渐成气候,吸引着越来越多来自周边城市的市民、驴友,今年过年接待的游客创历年新高。借着近年来的南粤古驿道修复活化工作的东风,天露山古驿道或将迎来新的机遇,未来或许可以进一步挖掘结合苏东坡、汤显祖等人文资源,追溯天露山驿道之来龙去脉,并进一步完善古驿道、人文景观的标识系统,建设多种户外运动场所,擦亮品牌,让千年古道重新“活”过来。在阳春三月,再现驿道上花团锦簇的杜鹃花。

 

       参考文献:

       1.何初树,《新兴天露山“东坡驿道”初探》,南粤古驿道网,http://www.nanyueguyidao.cn/viewmessage.aspx?messageid=5283

       2.甘培旭,《新兴独鹤驿今何在?》,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c0d39b0100g0sd.html

       3.谢明,《汤显祖阳江留诗两赋莲塘驿》,阳江新闻网,http://www.yjrb.com.cn/culture/sc/619404.shtml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所刊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责任编辑:彭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