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米古道上的平远往事
2018-05-14 上午 10:44   作者:李 程   

  “南粤古驿道”,这一闪耀着智慧之光的概念,既朴实又新潮。今天,我们坐享其成,在高速公路上飞驰,在高铁列车间转换,似乎一切都理所当然,节奏快得以至丢失了“昨天”。现在,让我们的思维紧跟祖辈的脚步,重回南粤古驿道,聆听远逝的足音。

  古驿道,无论何处的古驿道,都称得上是历史活化石。其中既有风起云涌的历史变迁,也有芸芸众生的生存奔忙。那一块块曾经用岁月打磨的卵石、一座座经风历雨的茶亭,一株株虬枝问天的古树,都以独特的方式储存着昨日海量记忆,在“留存历史根脉”的召唤下苏醒,在保护利用中鲜活起来,在传承中华文化中砥砺前行。

1

平远部分古驿道分布图。

2

平远县差干镇松溪河为盐米水道。

  位于粤东与江西、福建交汇处的平远,其盐米古道有幸成为南粤古驿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即广东八条纵横古驿道之一“梅州古盐道”(平远段)。据“大粤网”刊载的入选理由是:“清朝至民国期间,广东多盐少粮,江西少盐多粮,而两省大山横亘,水路不通,想要通商,便只能走陆路。为了一日三餐,粤赣两地客家人,用自己的脚步和肩膀,踩出一条条盐粮贸易通道。”

 

  一、一横一纵的古驿道格局

  平远是一个鸡鸣三省之地,清嘉庆《平远县志》以极简练的语言勾画了平远当年的情形:“环邑皆山也。而北连江赣,东接闽汀,轮蹄舟车,缤纷络绎,实为三省之冲。”明朝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平远设县,其原委便是“以弥盗源”。明朝隆庆万历年以来,农民起义风起云涌,甚至震撼朝廷。设县的三年前,平远“爰筑土城,设通判馆,以资弹压”。如果说,历史是一行长长的车辙印记,那平远古驿道就是覆盖其上的蛛网,古驿道犹如一条条经脉,伴随着三省边区客家人的生存与发展,伴随着社会的动荡与进步。

  (一)以项山为坐标,古驿道沿山谷蜿蜒

3

平远县泗水镇梅畲古驿道。

  海拔1529.8米的项山甑,为闽粤赣三省交界处有名的大高,是梅州第二高峰,平远县、寻乌县的第一高峰。其山体庞大,横贯东西约八十余里,平远境内的项山甑余脉山峰有双鸡岽(788米)、牛牯岽(997.1米)、屏凤嶂(819米)、大伯嶂(670米,磨石寨(670米)、黄牛嶂(750米)、角山嶂(1030米)等,平远古驿道依山势而延伸,沿山谷、过山坳,把一个又一个村庄连接起来。

  从地域看,项山甑为横亘于江西寻乌与广东平远之间的大山,东与福建武平接壤。作为“盐上米下”的古驿道,梅县、兴宁至八尺、寻乌为南北纵向陆路。水路接驳陆路运输的福建武平下坝渡口,是韩江水运深入闽西、粤东北内陆的“神经末梢”,从而下坝向西、依次往差干、仁居、黄畲、八尺为东西横贯的陆路。八尺,是连续东西路与南北路的交汇点。

  (二)以古城为坐标,古驿道四通八达

  清嘉庆《平远县志》在“衢路”篇中,以仁居古城为坐标,标明了通达周边江西寻乌县、福建武平县、以及广东省的蕉岭、兴宁、梅县等路段,所记载的陆路总里程为973里。其实,平远当年拥有“大路”商道远远超过这个数量,正如鲁迅先生名言:“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4

平远县长田镇石角古驿道。

  “自东门正出”,可达蕉岭、梅县、兴宁。经畲脑,一路经三断岭至东石赤岭,一路经小畲、梅畲至镇平榕子渡口。赤岭往西:可至坝头、大柘、超竹和长田、石正和兴宁石马。赤岭往南:经流畲礤、小柘、莲塘角往嘉应。赤岭往东南,经十二排、黄坑往镇平。“东门正出”的古道总里程计558里。

  “自东门侧出”,经差干至福建武平的下坝圩,经差干至广福桥,计53里。

  “自南门出”,可至黄畲、八尺和寻乌、中行和梅县、河头、龙川等地,计347里。

  “自西门出”,经大畲坳、寻乌吉潭,往会昌等地,计84里。

  “自北门出”,经乌石下,至松山寻乌界,计24里。

5

平远县仁居古城石板街。

  大大小小的古驿道,均砌河石而成,经久耐用,越磨越亮。岔路口,一般设有伙店或茶亭,以方便行人歇脚或货物的流转。如离平远老县城7公里的差干镇三达村,其村名“三达”取“三路通达三省”之义,即以鹧鸪隆村为中心,连结三路:东接差干圩、西往江西寻乌县项山乡、南达福建武平县民主乡。

  (三)以商流为坐标,古驿道一纵一横

  1930年5月,毛泽东同志利用红四军分兵安远、寻乌、平远做发动群众期间,在寻乌作了详细的社会调查,写下了《寻乌调查》光辉著作。毛泽东同志开宗明义强调了江西寻乌与广东平远的关系:“明万历前寻乌还未设县,万历以后才设县。没有设县的时候……一部分属广东平远县管辖,其地域是现在的双桥、南八、兼三等区。”

  《寻乌调查》不愧为社会调查的典范著作,收录了当时社会方方面面的第一手资料。寻乌县与广东省,阐述了两县“山脉相连、人情相通”的唇齿相依关系。文中直接提到“平远”31处,提到平远县境内的“八尺”15处、“大柘”3处、“中坑”(即今中行镇)4处;提到“广东”12处、“梅县”102处、“兴宁”37处。此外,《寻乌调查》还记录了平远籍盐行店主韩祥盛的情况:“韩祥盛,平远八尺人,自己两公婆,一个奶子(即儿子),三个人吃饭。没有请店工。每年能赚些钱。”

  毛泽东同志以伟大军事家的战略眼光,研究了寻乌与广东省、平远县的交通状况。路况均为“石结路”,正如《寻乌县志》所言:“民国时期,寻乌县的主要商道(俗称大路)总长216公里,多为卵石砌成,贯穿南北、联结东西,形成交通网络。”毛泽东同志在《寻乌调查》中写得更为详实:“和广东一样,不论什么道路一概没有车子。陆路运输工具大多数是活人的肩胛,其次是骡马。县城通梅县大路上骡马很多,县城通门岭、县城通吉潭两条路也有,此外没有。”

  《寻乌调查》中的“寻乌的交通”一节中写道:“一条经过珠村、牛斗光(二十里)到平远之八尺(四十五里),为会昌、安远两方通梅县的大路,即会昌、安远两条路均到石排下集中,共同通梅县的大路。”“另有几条小些的路:一条从吉潭经小田、船肚、书园往平远(六十里)。一条从县城经大炉下、滋溪、剑溪、礼輋、赖地往武平(一百八十里)。”

6

平远县仁居镇邹坊古亭。

  《寻乌调查》还提到八尺是当时邮政往梅县、平远(仁居)的一个重要转运点:“一路走牛斗光通八尺,再由八尺通梅县;另由八尺分一路通平远。一路走三标通安远。” “(农历)一、三、五、七、九走八尺。”

  《寻乌调查》以寻乌商流为坐标,以八尺为节点,古道一纵是南北走向:“安远、会远——寻乌石排下——八尺——梅县”,一横是东西走向:“寻乌——八尺——平远——武平”。

 

  二、“盐上米下”的粤赣通衢

7

民国时平远东石古驿道挑夫。

  据史料记载,明末至民国数百年来,粤东客家地区盐丰粮缺,江西多粮少盐,粤赣两地商人纷纷前往产地贩运盐粮。由于彼时粤赣两地交通不便,大山横亘,水路不通,两省通商多走山路,货物由劳力肩挑肩负,盐上米下的挑担队伍悄然涌现。联结粤赣两省的驿道被称为“盐米之路”。

  (一)粤赣商流的通道

  《寻乌调查》是研究平远古道的最重要历史文献。当时还未开通行驶汽车的公路,闽粤赣三省边区的物资流通依赖于韩江水系、赣江水系的水运,以及蛛网似的人行驿道,自明朝正德年以来几乎没有改变;二是有大量的第一手资料支撑,分析的结论令人信服。

江西缺盐,由广东输入。《寻乌调查》中“梅县到门岭的生意”一节写道:“十年前惠盐多,三四年前潮盐多,这是因为商人包办路线不同的缘故。现在又是惠盐多,则因八尺、中坑等处反动派对红色区域封锁,阻塞了潮盐的路的缘故。盐到门岭后,一直通往兴国。” 

8

1950年代的平远坝头码头。

  据《明史》记载,赣州在明正德二年(公元1507年)改行广东盐,粤赣间的盐道存在超过了五百年历史。黄国信在《区与界:清代湘粤赣界邻地区食盐专卖研究》一本阐述了与平远相关对古盐道考证:“筠门岭通嘉应和潮州,从赣州溯贡水而上至湘水,到达筠门镇后,或换小船至罗塘再挑越筠门岭,或直接挑越筠门岭,抵达镇平县(今蕉岭县)新铺,然后船运通过石窟河经梅溪至嘉应州”。此段文所述的“筠门岭”与“镇平县新铺”之间,省略了一个重要节点,那就是“下坝”,一个接驳筠门岭陆运与水运的码头。该码头始于明宣德年间(公元1426—1435年),至清乾隆年间达至鼎盛,广东的盐大量水运至下坝,下坝每天的库存量的盐就达 60 万包,约 80 万斤。

  松溪河处在“下坝”与平远县城(仁居)——八尺——寻乌的节点上。历史上,平远县城仁居至下坝的水道因礁石浅滩阻塞,1582年仁居乡绅们筹款“开新河”,并“凿大峰、剑门二滩以夷水道。”《开新河碑记》中描写了通航时一片欢腾情形:“平民争以轻舟试新河,往来如织,一切货贿俱从舟载;虔(今江西赣州)汀(今福建龙岩)商贾络绎凑合”。由于仁居河溪流量过小,行舟不便,下坝至仁居等地的货物改为全部人力陆运。1832年的《松溪河碑记》记载了当地挑夫往来情形:“全肩挑蚁聚蜂屯,日以千计,道必经差干乡之松溪。”

  寻乌产米,主要向梅县输出,平远是必经之路。《寻乌调查》对此作了详细的调查:“梅县一带很缺乏米,价比寻乌贵一倍,寻乌每年要供给它很多。澄江、三标、吉潭(项山的)、城区四个区域的米,从牛斗光经八尺、大柘,向梅县输出;龙图、腴田、留车、芳田、篁乡上半区一带的米,走中坑向梅县输出;大同、篁乡下半区、大田、蓝田、斗晏及龙川来的一部分,走岑峰经石正向梅县输出。三条路输出数量大略相等,每天共计输出米一百担,全年三万六千担,平均每担价八元,共二十八万八千元。”

  八尺老圩作为粤赣闽商道交汇点,以“官道”八市尺宽而命名,折合2.64米。《平远县地名志》记载:“八尺,传说原老圩的街道宽八尺而称八尺。”

  (二)科场赶考的官道

  《辞海》“驿道”辞条:“我国古时交通大道。即为传车、驿马通行而开辟的大路,沿途设置驿站。”杜甫《遣闷》诗:“使尘来驿道,城日避乌樯。”

  俗话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当年繁忙的驿道,达官显贵走过,贩夫走卒走过;而今或改作他用,或荆棘覆盖,早已淡出于人们视线,只有少数耆老依稀记起古驿道走向。明朝崇祯十年(公元1640年)进士韩元勋,是平远八尺人,他将赴州参加科举考试所经过的地名串成诗——《地名谣》,流传至今已成为研究平远至梅州古驿道最为珍贵的资料。《地名谣》诗句为:  

功读九龙时日长,七娘催促赴科场。

脚踏黄沙齐上路,鸡公报晓稔田庄。

手攀香藤长八尺,寸沟出水拐湖装。

不觉行来杉树坳,大士宫里去烧香。

共饮良畲不解渴,又买大柘当茶汤。

迈步官田羊子甸,两口塘映枫林岗。

日暮超竹坳头歇,店里蚊多早起床。

直下长田冷水井,肚饿难过三角塘。

猴子地里无饭卖,分水充饥透心凉。

骤雨倾盆雷打树,相公相慰莫惊惶。

再行五里黄昏近,欢天喜地进程乡。

  韩元勋由私塾所在地出发到程乡(梅州)参加州试,路途历时两天。途经地名有:仁居镇九龙村,八尺镇七娘山、黄沙村、稔田村、香藤坳、八尺村,中行镇的寸沟水村、快湖村、杉树坳、大士宫村、良畲村,大柘镇大柘圩、官田村、羊子甸村、两口塘村、枫林岗、超竹村、坳头岗,长田镇的长田村、冷水井村、三角塘村、猴子地村、分水坳,梅江区城北镇的雷打树村、相公亭、五里亭,直至梅州市。

  (三)社会动荡的兵道

  平远未设县治前,秦汉时为揭阳县所属,晋宋属海阳县,南齐以来属程乡。公元1562年设县时隶于赣州府,公元1564年改隶广东潮州府,公元1733年改隶于嘉应州。由于平远地处北扼赣粤咽喉、东控粤闽要道,且因山高林密、关隘重重的三省交汇处,长期动荡不安,四通八达的“大路”成为官“匪”间、各种军事组织间的周旋角逐“兵道”。

  1. 南宋末年,文天祥在赣起兵勤王抗元。文天祥曾于公元1276年3月和公元1277年春两次率军抵驻梅州,由寻乌吉潭入平远境(时属程乡辖),在泗水镇梅畲往嘉应州。《平远县志》(1993年版)载:“南宋末年,宋文信国公起兵勤王,路过平远县境,招兵扈驾,原籍青壮男丁几乎全部从军。”平远古驿道留下了“千兵坪”“相过坑”地名和“相国卦竹”。传说,仁居古城纪念文天祥的“迎相公”民俗流传至今。清末爱国诗人丘逢甲曾作诗咏叹:“乡乡都建相公祠,犹见遗民故国思。欲向梅畲寻卦竹,满山红处立诗碑”。

  2.明清时期,社会矛盾激化,“流寇四起”。据清道光《宁都直隶州志》记载:“嘉靖间,倭寇猖獗,闽、广、江右诸山贼遂乘势而起,南、赣、惠、潮间皆盗窟,四出剽掠,长吏莫制。” 首任知县王化筑城剿匪,挂帅亲征,剿灭梁道辉、梁国相等“反贼”。崇祯元年,苏俊、韩元、龚义、钟岳、汤庆等纠党造反,知县金一鳌诱擒缚杀之。崇祯四年,钟凌秀、钟复秀率千人造反,打败各县官兵的联合围剿,擒斩千户总林应龙、指挥黄应官等百余人。顺治八年,清兵再次攻入平远县,城内民众被屠杀殆尽。文庙祠宇、居民房舍多被焚毁。顺治三年至顺治十七年,谢志良、谢上逵以五指石为根据地,开展反清复明斗争。咸丰十年、同治三年、同治四年太平军四次进占平远,清军与太平军近十万人曾在平远周旋作战,百姓纷纷营自保,被迫逃离家园。

9

民国时的平远县政府。

  3. 民国初期,东征军平定陈炯明叛军。1925年2月,孙中山下令讨伐陈炯明,东征军分三路向东江进军。3月21日,陈炯明叛军林虎、李易标部共两万余人由兴宁败退到平远的大柘、东石一带。24日,东征军在张民达师长率领下,在石砻寨、双企岌等地向叛军发起进攻。叛军全线崩溃,向东石、八尺方向溃逃。

10

1930年5月17日成立平远县委宣传画。

  4. 土地革命时期,红四军三进平远。1929年10月至11月,红四军在朱德、陈毅率领下,两次进抵平远,宣传革命主张、重燃革命烈火,朱德亲自为石正中学师生作《为革命读书》的演讲,红四军在石正召开前委会,平远成为我党我军贯彻群众路线的发轫地。1930年5月14日至31日,红四军一纵挺进平远,拱卫毛泽东寻乌调查,帮助平远党的组织建立县级红色政权,成立平远县革命委员会、县模范赤卫大队、县赤卫队总指挥部,以及区、乡镇红色政权,开展了武装暴动,使平远全县呈现一片红。1931年1月,平远县并入中共蕉平寻县委,成为闽粤赣中央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打造南粤古驿道示范地

  万水千山总是情,纵横千里的南粤古驿道如洒落南粤大地的文化遗珠,历尽沧桑后仍光彩照人;平远盐米古道以古迹众多、内涵丰富、开发较早等优势,在南粤古驿道活化利用方面发挥好示范作用,成为山区振兴发展的有力抓手。

  (一)打造示范线路

  平远盐米古道作为南粤古驿道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在打造“寻乌调查红色之旅”“历史文化之旅”“南粤古驿道徒步定向大赛”“美丽乡村建设”等方面下足功夫,找准特色,做到保护与活化利用相互促进,推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工作。目前,平远古驿道列入《梅州市2018年南粤古驿道重点线路项目》的四段:一是白岭村—成文村段古驿道;二是川风坳—梅州岃—盐铺潭段古驿道;三是湖洋村—湍溪村—东湖段古驿道;四是中央苏区交通运输线(中行—河头—东石)。

  (二)挖掘客家文化

11

2017年11月举行平远国际徒步大赛。

  平远盐米古道,就是一个关乎客家人的重大课题。古驿道沿线古迹众多,抢救性保护迫在眉睫,活化利用更需创造性思维。据了解,分布在平远县古驿道周边的古寨古碉有30多处,其中长兴寨、宝珠寨、虎踞寨、鹅石寨等山寨保存完好;有松溪桥、青云桥、驾虹桥、志成桥等古桥,众多的古茶亭、古民居;抗日战争后期广东省政府播迁平远的“中央金库”旧址等,这些物化的历史文化遗产,有待进一步整理、保护和开发利用。此外,沿古道村落浓郁的客家民俗,更是活化的客家历史。如平远黄粄、平远船灯、六月六、扛仙师、迎相公、祭江等民俗活动,政府应鼓励民众积极参与、传承。几年来,平远已先行先试,致力打造“红色文化”,取得了较好的成效。如建立红军纪念公园,弘扬红四军三进平远辉历史;2017年11月,平远县成功举办了“五指石——松溪河”国际徒步大赛;近年来,八尺镇打造“酒香小镇”美名远传,酒制品覆盖粤赣闽三省;近期正在打造的客天下梅畲田园综合体,将自然生态、人文观景、农业开发等综合起来,让古老的驿道、村落成为现代人回归自然的理想家园,等等。

  (三)传承红色基因

  平远是原中央苏区范围县份,存留着大量的革命旧址。在中央苏区时期,蕉平寻是闽粤赣的联系中心县份,平远一直肩负着“发展出入口贸易”和赣闽粤三省交通及药品、食盐等紧缺物资输送的主要任务。因国民党实行经济封锁,赣南地区的大米、茶叶、土纸、木材、香菇、茶油等物资,通过水、陆两路从寻乌县吉潭、牛斗光、留车、岑峰、芳塘肚、菖莆经平远的差干、仁居、八居、大柘、石正等地,向广东的梅县、潮州、惠州等地输出,换取布匹、百货、食盐等商品,解决中央苏区军民穿衣、吃盐、伤病员医药和制造弹药的奇缺原材料等后勤补给。这两条经平远的红色地下交通线,被中共蕉平寻县委命名为马克思路、列宁路,这两条山道走向别为广东平远中行——江西寻乌留车、广东平远石正——江西寻乌岑峰。

12

红四军在平远书写红色墙宣传画。

  平远存留的大量红军墙标也是红色教育的一大亮点。据《平远县志》记载,红四军三进平远时,途经和驻扎的地方书写了大量的革命墙标,分散于仁居镇古城、热柘镇韩坑村、中行镇仲石村和中行村、河头镇双溪村、八尺镇排下村、石正镇安南村、差干镇湍溪村等。红军墙标最集中的为仁居圩,据1981年广东省博物馆调查登记,仁居圩镇有红军墙标114条,内容有“农民打土豪分田地”“扩大工农武装”“推翻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和特权”“红军是工农的军队、是穷人的军队”等。

13

中央苏区纪念碑(平远)。

  2011年8月,平远被确认为“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属于中央苏区范围”,对传承红色基因、发扬苏区精神,以及保持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推动山区振兴发展有着重大的意义。革命事业继往开来,我们通过组织“重走红军路”等体验式活动,提升古驿道的活化利用效果。

 

  作者简介:

  李程,广东省平远县人大常委会选联工委。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所刊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责任编辑:彭剑波 李凌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