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韩江读书
2018-12-23 下午 03:34   作者:阿瑞   
分享

0

  9月27日,在南京雨花台英烈作品展中展出了邓中厦、恽代英、洪灵菲等17位英烈的文学作品,近日昭举君从南京布展中发来洪灵菲作品展示的照片:

1

2

  书信文字如下:

曼妹我爱:

  杨柳依依,解作留人之态;素月皓皓,频动忆旧之怀。我辈抗志尚义,偏遭物忘。俗子庸劣,太(大)半成名,何足论也。我妹幽贞朴厚,迥异凡庸。羊城之遇,卒成莫逆,抑亦天与之缘矣。居此渐适,惟苦无侣,每于残照街头踽步,怀念脉脉成愁,未尝不临风寄其哀怨也。崇兄未尝晤面,素之进止未定,困于经济,阨于环境,预计进展殊非易事也。

七(月)四(日)早(晨)。

 一九二七年流亡南洋

 

3

4

5

图为南京雨花台举办的《战士别样的风彩——雨花英烈艺术作品展》中有关洪灵菲英烈的展示内容。

  洪灵菲于1912年离开潮安县红砂村到潮州,1934年牺牲,22年间辗转祖国南北。特根椐有关回忆录和文献, 绘制出洪灵菲22年人生迁徙图以资纪念。

6

图为1912年之后洪灵菲迁徏线路图,作者绘。

  洪灵菲1912离开故居至1933年被害迁徙路线:

  1912年离开红砂村;

  1918年到达潮安;

  1922年由潮安至汕头;

  1922年由汕头至广州;

  1922-1927年广州学习,期间:在广州与香港往返。

  1927年3月2日,在竹丝岗尼姑庵避难。

  1927年在中山大学期间,4月15日文明路上学期间被追捕。

  1927年被捕后被驱逐出境,1927年在新加坡辗转数月;

  1927年返回汕头至仁安街聚丰号,冬天再次离开汕头;

  1928年至上海,《流亡》一书出版,在上海法租界白莱尼莫哥路西门里,任闸北区委书记;

  1928年春天,在北四川路“奥迪安”电影院鸿庆坊;

  1928年秋天,在北田路车武昌路口春江里54号;

  1930年,至南京;

  1932年春天,由南京返回上海,领导全国反帝大同盟;

  1933年7月26日,由上海至北平,在车城干石胡同五号,即中共中央驻北平全权代表秘书处;

  1933年7月30日,被驻扎在皇城根大公主府的国民党宪兵三团押解至雨花台。

 

7

图为韩江上游古码头。

8

图为溪口村潮州戴平万家乡村后韩江的护堤路。

9

 图为韩江支流戴平万家乡溪口镇小溪。

  近日于韩江边上的洪灵菲故居获洪瑞宁先生赠洪灵菲《流亡三部曲》,细读之后,意味深长,特拍下与各位共勉。

10

图为洪瑞宁编集的洪灵菲所著巜流亡三部曲》封面。

  文中对广州群众革命集会有生动描述:

11

  图片文字如下:

  《转变》对广州群众革命运动回忆:

  现在是清秋时候了,蔚蓝色的天宇像积水潭一样渊澈。像女人的气息一样的凉风,吹下了一些不胜憔悴的梧桐叶。一般的诗人词客都被革命的高潮卷去;哗哩哗啦的声音,没有人来细心听取,成堆的落叶因此更加寂寞起来了。

  S大学的运动场上和东郊较场上,差不多间几天便有群众大会。农工台时常在这样的大会中占着最重要的位置。慷慨激昂的演说词,嘶咽悲壮的口号,人头的蠕动,旗影的招展,……整个地表现出民族热血的沸腾,阶级意识的醒悟。在这样的群众大会中可以看出整个的中华民族已经甦醒过来,时代的潮流把这病夫国从坟墓之前带回来了。

  街上的小孩,三五成群都在学着大人们手执纸旗,排列成行地在高喊着“打倒列强”,“打倒列强”的《国民革命歌》了。

  李初燕因为对于学生运动十分努力的缘故,被选为本年度的学联会里面的重要职员。在人头攒动众手如林的会场中,他时常用他的镇定的态度,流畅的词令,去解决着许多问题。

 

  文中对广州六榕寺环境的描写情中有意:

12

  图中文字如下:

  《前线》中关于六榕塔的描写:

  F古园,在六榕塔对面。原来是一个旧使署,现在可是荒凉了。但,那种荒凉特别饶有幽趣的。在那儿,落叶积径,没有人来把它扫除;苔痕在空阶上爬满,这时已是憔黄了。在那儿,有千百株交柯,蔽日的老树,树身上缀满青藤,翠蔓。这些老树荫蔽下的小径,是这样幽深,这样寂静。在那里走动着时,便会令人忘记现在是什么时代;便会令人想到太古的先民在穴居野外,有巢氏构木为巢的情调上去;便会令人想到中古时,许多避世的贤人在过着他们幽栖生活的情调上去。在这森林里面,风动叶动,日影闪映,都会令人想到鬼怪的故事上去。要是在星月闪璨照耀的夏夜,到这儿来散步,定会碰到像莎士比亚所著的《夏夜之梦》里面一样的鬼后,而且演出一场滑稽剧出来了。

  在这个千百株老树掩蔽着的小径上走过去,便是一个绿草如秧的草场。这草场四面都围着茂密的大树,倒映着一个蔚蓝的碧落;碧落上,云影,日光,都在这草地上掠过。在那云影日光之下,令人想起遗世绝俗的生活,也有它的可以羡慕的地方来。但,这自然只是一个梦境,这梦境只可于中世纪求之;现在自然是说不到这些了。

 

  文中对在韩江的儿时嬉戏深深眷恋:

13

  图中文字如下:

  《流亡》中作者对潮汕家乡的深情回忆:

  约莫正午的时候,辞别了曼曼父女先从XX车站下车的之菲,这时独自个人在大野上走动着。时候已是夏初四月了,太阳很猛厉地放射它的有力量的光线,在地上载满着炎热。在这样寂静得同古城一样,入耳只有远村三两声倦了的鸡啼声的田野中间,在这样美丽得同仙境一样,触目只见遍地生命葱茏的稼穑的田野中间,他陶醉着了,微笑着了,爽然着了。他忘记他自己是个逃亡者,他忘记死神正蹑足潜踪地在跟着他。在这种安静,渊穆的,美丽的,淡泊的景物间,他开始地忆起他的童年的农村生活来。

  ——在草水际天的田野上,他和其他小孩一般的,一丝不挂的在打滚着,游泳着,走动着。雪白的水花一阵一阵地打着他们稚嫩的小脸。满身涂着泥,脸上也涂着泥,你扮成山上大王,我扮成海面强盗。一会儿打仗起来,一会儿和好起来。这样游戏尽够令他由朝至暮,乐此不疲。

  ——在那些麦垅之上,在那些阡陌之间,在那些池塘之畔,在那些青草之墟,在那些水沼之泽,树林之丛,他堆着许多童年之梦,堆着童年的笑着,哭着,欢乐着,淘气着的各种心情。

 

  《流亡》作品中,自言自语地中道出自已心灵深处的信仰:

14

  图中文字如下:

  《流亡》中作者的思索:

  “灵魂的被压抑,到底是不是一回要紧的事?牺牲着家庭去革命,到底是不是合理的事?革命这回事真的不能达到目的么?我们所要谋到的农工利益,民主政权,都可以向着梦里求之么?现在再学从前的消极,日惟饮酒,干着缓性自杀的勾当不是很好么?服从父母的教训去做个孔教的信徒是不是可能的呢?”

  他越想越模糊,越苦恼,觉得无论怎样解决,终有缺陷。他觉得前进固然有许多失意的地方,但后顾更是一团糟!过了一会,他最终的决心终于坚定了。他这样想着:

  “惟有不断地前进,才能得到生命的真诠!前进!前进!清明地前进也罢,盲目地前进也罢,冲动地前进也罢,本能地前进也罢,意志的被侵害,实在比死的刑罚更重!我的行为便算是错误也罢;我愿这样干便这样干下去,值不得踌躇啊!值不得踌躇啊!你灿烂的霞光,你透出黑夜的曙光,你在藏匿着的太阳之光,你燎原大焚的火光,你令敌人胆怖,令同志们迷恋的绀红之光,燃罢!照耀罢!大胆地放射罢!我这未来的生命,终愿为你的美丽而牺牲!”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所刊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责任编辑:彭剑波 江家敏